y4wil精华言情小說 蘇廚 二子從周-第一千四百七十九章 弊病相伴-zn88c

蘇廚
小說推薦蘇廚
第一千四百七十九章弊病
迩英阁,韩缜、司马光、吕公著、苏油、章惇、王韶、韩维、邢恕,三省枢密,京中大佬们在一起进奏。
这主意起始于吕公著,苏油觉得是个好主意,表示支持,太皇太后也就从善如流。
蔡确对这个提议是坚决反对的,也从来没有组织过这样的会议。
但是他如今在山谷里边修坟,韩缜成了政府里级别最高的人,于是由他主持会议。
先奏朝中大事:“监察御史王岩叟上疏,曰今民之大害,不过三五事。”
“如青苗实困民之本,须尽罢之;而近日指挥,但令减宽剩而已。”
“保甲之害,盖由提举一司上下官吏逼之使然,而近日指挥,虽止令冬教,然官司尚存。”
“此皆奸邪遂非饰过,将至深之弊略示更张,以应陛下圣意。愿令讲究而力除之。”
太皇太后问道:“那三省、枢密是如何会同商议的?”
我們都是壞孩子 偽戒
踹开王爷:妻纲你守了么
韩缜不再说话,颇有木偶的自觉,司马光接上:“诸人商议之后,以为青苗之法与保甲之法,皆可罢除。”
章惇立即抗声:“但是却不是遽除,得一步步看效果!”
吕公著说道:“枢密先听侍郎奏完,即便便殿奏事,也得有规矩。”
见章惇不做声了,司马光才再次开口:“减免宽剩,是太皇太后与陛下的德政。如今保马、免行尽罢,天下熙悦,但未及根本。王岩叟之疏,实为要旨。”
“吕公著、苏油以为当缓行之,先从取消官员历年比限做起;章惇以为无良法替代青苗以前,当予以保留;而臣以为,青苗法有百害无一利,可以及时罢之。”
“关于保甲,大家商定的意见倒是一致,如今西夏平灭,辽人守礼,国家安泰。西军四十万大军,数量庞大,已无必要保留这么多。”
“臣等请设立一处衙门,专责各州府守臣名下的州军,恢复唐府兵前制,一州以七百为限,朝廷发给俸禄,以西军、南洋、北洋惯战将士充任,不再归于州府下辖。”
溺宠绝色医妃:天才炼丹师
農門嬌妻:拐個相公來種田
说完将苏油的设想讲了一遍,说道:“此举并没有增加朝廷军费,减少了在职兵员,这些老兵会成为州府维持治安的力量,对付盗匪自然不在话下。”
“且发给俸禄,不受知州挟制,归折冲幕府管辖,平日里专责训练,巡检,护路,救灾、治安。让知州可以专力于施政。”
“由于其职能多在内地执法,与对抗外敌不同,因此还需要通晓法令,试过中格者,方有此资相待。”
这就是职业军人转业为地方警察,而且警察不归当地行政口直管,而是配合当地执政者工作,防止暴力犯罪等恶性事件发生,甚至还能限制和分化知州的权力。
在这种体制下的文官,就成了真正的行政部门管理者,将缉盗这项准军事任务,交给了专业的警察。
太皇太后问道:“那这个衙门该叫什么?何人提举?”
司马光说道:“这个衙门,大家觉得可以叫都巡院,其下设折冲府,州府折冲司。”
“与我朝枢密相似,都巡院有调兵之权但无统兵之权,折冲府有统兵之权而无调兵之权,两者互为约束牵制。”
“都巡院使的人选,我朝宿将里,种诂、折克柔可任;至于折冲都尉,之前高公纪、高公绘兄弟整顿京中厢军四十万,经验是有的,不如请太皇太后择一人任之即可。”
高滔滔对家族打压,并不是因为她不爱自己的家族,而是朝臣们的马屁太臭,会影响到家族的名声,因此才对一些华而不实的建议予以驳回。
但是如让高士林提举铁路局,高公纪高公绘兄弟整顿京务,到如今出任折冲府主官这种有好处又不显眼,能立功又能锻炼子弟的建议,她还是不会拒绝的。
高家子弟掌握警察部队,好处自是不用多说,沉吟一阵:“那就先议吧,之后具为上奏。”
终于轮到章惇了,章惇拱手:“臣以为,国以农为本,诸法改良,自当从田亩制度开始,如今青苗法欲罢废,那就需要相应的举措跟上,尤其是庆历年中那种国家土地四百多万顷减少到两百多万顷的事情,不可再发生!”
“庆历年间土地大减,国用大促,是天灾吗?并不是,而是人祸!”
“土地是真的减少了吗?并不是!而是纳税的土地减少了!国用被兼并之家吞没!”
“要改土地法的根本,要废青苗,那就还得有一项新的法令与之相匹配。”
高滔滔问道:“章学士有何建议?”
蒼生情
章惇斩钉截铁:“真要让无地少地之人得减负担,那就不光要废除青苗钱、免役钱、宽剩钱,包括地方上的头子钱,义仓税,农器税,牛革筋角钱,进际钱,蚕盐钱,曲引钱,也应当一并废除!”
高滔滔有些疑惑:“曲引钱自英宗朝就已经废除,如何学士今日重提?”
章惇说道:“太皇太后,到如今,这些钱粮也未尽免,从我朝立国开始就一直在收取。”
“曲引钱之废,乃厚陵当年旨意,然行法未出都下。除了川峡四路一直未立此法,是我朝一项全国性的法令。”
“与之类似的还有蚕盐钱,其中盐钱只在蜀中、陕西,如今还有淮扬一带产盐之区废除。其余诸路,一直都在收取。”
“宋开宝六年令川、陕人户两税以上轮纳钱帛,每贯收七文,每匹收十文,丝帛一两,茶一斤,秆草一束,各一文。称为头子钱。”
“并诏诸仓场受纳所收头子钱,一半纳官,一半公用,令监司与知州通判同支使用。”
这其实就是地税,按照国税比例,从老百姓身上加收一部分给地方使用的税种。
“其余尽是地方苛捐杂税,合计起来,已经超过了百姓缴纳给国家的两税。”
司马光在这上头是赞同章惇的,而且他比章惇更加清楚:“还有转般钱,同样是如此,据淮扬实封举报,转般仓使上下其手,低买高卖,垄断民间粮食经营。地方常平仓晚纳一日都不行,运到仓里,便计入转般,令补贴定价,作为利润与政绩。”
“大宋连续大丰,各地转般仓奏上的利润高达两千万贯,弊病丛生,几不可治。”
“同样的还有义仓,立意虽好,可是事情一入地方,变成污烂之源。”
这个时候吕公著又不说什么轮班奏事了,也开口参与了进来:“近期实封的重点内容,就是京东的铁钱法刻薄百姓,各地仓储、漕运贪污泛滥,地方苛捐杂税名目繁多,甚至重复征收。”
“这些问题,都被掩盖在了大宋一片欣欣向荣的景象之下,自太皇太后和陛下许大开言路之后,这些问题也是实封举报的重灾之区。”
赵顼在侧面低着头听着,心中不由得恼怒至极,大宋有司徒这样为了国家放弃巨额财产,只为给国家培养大量学术人才的忠臣,就有那些贪墨污滥,侵害国家,只为了满足一己私欲,或者说为了爬上高位的小人。
扁罐曾经跟他说过,当年漕运的主官,为了贪墨一船漕粮,将船都给凿沉报损,也有中官为了掩盖自己贪墨的痕迹,不惜纵火烧毁一座宫殿。
交流好书,关注vx公众号.【书粉基地】。现在关注,可领现金红包!
極品大玩家
为了谋取十贯的利益,他们不惜让国家承担百倍千倍的损失。
司徒说得好,没有士德,哪怕学识再高深,文章再漂亮,那也叫窃禄,算个狗屁的士大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