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趣橫生玄幻小說 《原來我是修仙大佬》-第四百三十五章 有夢想的金絲雀,鯤鵬宴開幕推薦

原來我是修仙大佬
小說推薦原來我是修仙大佬原来我是修仙大佬
李念凡回到四合院,直接就开始准备起鲲鹏宴的伙食来。
“这一波可是声势浩大的神仙宴会啊,按照玉帝和王母的说法,那是参照蟠桃宴的标准来的,自己可不能大意。”
李念凡一边择着菜根,一边在心中提醒着自己,忍不住笑道:“却是想不到,我居然有一天会跟一大帮传说中的神仙进行宴会,人生呐,还真是捉摸不定,有趣,有趣!”
不过那么大一口锅子,光靠我一个人肯定是照顾不过来的。
李念凡看向一旁,清理着各种蔬菜的小白道:“小白,你再去后院多摘些蔬菜和水果,还有,后天的宴会跟我一起去,我带你上天,看看天上的风景,哈哈哈……”
小白很绅士的鞠躬道:“遵命,谢谢尊贵的主人。”
李念凡又开始想着该邀请那些老朋友,可不能漏了。
洛皇一家、临仙道宫、万剑仙宗、凌云仙阁、青云谷……
对了,还有大黑!
大黑加入了狗族,怎么着也得请狗族的几个代表过来,让它们多多照顾大黑,免得大黑不懂事受欺负。
哎,我这个老父亲也是操碎了心啊。
时间如水。
李念凡与天宫的众人都是沉迷于筹备,忽略了时间的流逝。
很快,两天的时间悄然而过。
这天,天还没亮,李念凡收拾了一番行囊,便准备带着妲己等人一同奔赴天宫。
因为要过去准备宴会,自然是要提前过去的。
李念凡注意到四合院中多出的小鸟,忍不住惊讶道:“哟,小妲己,这只金丝雀是妖精吗?”
火凤点头道:“公子,确实是妖精,也算是代表着妖族的一份子参加。”
那只金丝雀只有手掌大小,见到李念凡看向自己,顿时身躯一颤,深深低垂着鸟头,恨不得埋进胸口。
显得无比的胆怯与紧张。
“大佬,我错了,求放过……”
金丝雀的内心在疯狂的哀求,忐忑不安,全身的鸟毛都开始微微炸起。
它便是鲲鹏。
被妲己吸走元神后,就如当初的墨麒麟和龙族一般,将其带到了后院。
见到了后院的一切,饶是身为洪荒大佬的鲲鹏也被眼前的景象给惊呆了,万万没想到,绝地天通之后,居然还有这么一处洪荒……乃至超越洪荒的小世界!
虽然早已经知道有一个深不可测的大佬,但饶是如此,依旧让鲲鹏的小心肝根本承受不住,直接给跪了。
此时,被此等大佬注视着,他的内心怎能不忐忑,还以为大佬不准备放过自己。
大佬要鹏死,鹏不得不死啊!
李念凡随意的笑了笑,收回了目光,“呵呵,这金丝雀胆子可真小,原来是个害羞品种,行了,出发吧。”
“叽叽叽——”
金丝雀弱弱的叫唤了一声,心里则是长舒了一口气,总算是苟活了。
它之所以会从鲲鹏变成金丝雀,那是因为能量的原因。
其实不管是什么存在,当修为越高时,身体就会越趋近于天道,刚开始修炼,可能会注重血脉天赋什么的,但是,当成为大罗金仙后,生命形式便会开始改变,周身血脉自发进化,成为准圣更是如此,身体法则化,外形不过是一具皮囊罢了。
也正是因为如此,修为越高的身体自然比普通人的身体要珍贵得多。
更何况鲲鹏这种准圣的身体,而且生得那么大,天生蕴含着多种法则,单靠着九天息壤根本不可能凝聚出来。
能够凝聚出金丝雀大小的肉身已经很不容易了,相应的,鲲鹏也是从准圣境界降为了大罗金仙境界。
金丝雀的眼中闪过一丝坚定,暗暗咬牙道:“接下来,且看我一步步修炼,从麻雀重新修炼成鲲鹏!将来就写一个传记,名字就叫——重生麻雀进化为鹏!”
众人一路驾云,轻车熟路,不多时,便来到了南天门。
在这个盛大的日子里,南天门显然也是经过了一番打理,其上张灯结彩,最高处还拉着一个大横幅,上面写着——天宫首届鲲鹏宴!
金丝雀见到这个横幅,差点直接吐血,首届什么意思?难不成还准备第二届、第三届?如果不是我不喜战斗,现在就拆了你这南天门!
南天门的门口,则是站着多日不见的巨灵神,见到李念凡,顿时眼睛一亮,快步的迎了上来,拱手恭声道:“拜见圣君大人。”
李念凡笑着打趣道:“巨灵神将好久不见,巡界可好啊?”
这时,他才注意到,巨灵神的脸庞居然有些外凸,他的身材本就高大,脸也很宽厚,此时两边的脸颊向外高高的鼓着,这就更显得扎眼了。
李念凡当即奇道:“你这脸是怎么回事?肿了?”
“巡界遇到的一点小意外,不提也罢。”
巨灵神摆了摆手,接着做了一个请的手势,“圣君大人快里边请。”
李念凡点头,由巨灵神开路,飞速的向着天宫内部走去。
很快就穿过了凌霄宝殿,来到了瑶池。
瑶池,瑶池,池水横空,玉桥横纵,亭台凌立,云雾环绕,宽敞、奢华、壮观,端是聚餐的一处绝佳场所。
玉帝和王母等众多神仙早已经在此处等候,见到李念凡过来,当即迎了上来。
【送红包】阅读福利来啦!你有最高888现金红包待抽取!关注weixin公众号【书友大本营】抽红包!
李念凡注意到,之前很多外出的神仙也都回来了,比如七仙女,全都齐全了,纷纷笑着对自己点头。
以高人为中心举办的如此大型活动,不管什么情况,那肯定都得赶回来的。
玉帝拱手笑道:“圣君早啊,你快看看,这布置可还有哪里需要调整吗?”
李念凡看了一眼四周,那口大锅就摆放在瑶池的正中央,锅的底部,灶台也都已经搭好,非常的合适。
围绕着大锅,则是整齐的排放着玉石桌椅,三人一组,届时会有这仙女帮助每桌的客人盛吃食。
而在前方的空中,则是一个悬浮于天上的圆台,大概率是用来舞蹈助兴的舞台。
李念凡由衷道:“此番布置,无可挑衅,诸位真是有心了!”
玉帝哈哈一笑,“那就好,那就好。”
梦中的台海之战 吴琦
“对了,水果酒水我也都带来了,赶紧让人都安排一下吧。”
一边说着,李念凡直接提出了三大蛇皮袋,接着又取出了四个大木桶。
“这三个桶,一个白,一个红,一个牛奶,还有一个是果汁,注意别记岔了。”
众多神仙看着这些东西,俱是愣神了片刻,竭力的克制着自己,只是默默的抽了一口凉气。
财大气粗,慷慨大方!
能够用如此海量的宝物请客,从洪荒至今,也只有高人一人耳!
王母开口道:“赶紧的,别愣着了,嫦娥们速速去布置!”
“遵命,娘娘。”
一众嫦娥一同行礼,接着各自拎着蛇皮袋,抱着大木桶下去了。
太白金星则是跟着,不住的小声提醒,小心翼翼的看着,“注意点,可万万不能砸了,酒水也不能泼出来一点,这些玩意儿可珍贵了,连陛下和娘娘都尝不到!”
李念凡看向锅中,眉头微皱,呢喃道:“接下来得处理尸体了。”
鲲鹏的尸体太大太大,一个人肯定处理不过来,不过如何处理,李念凡心中也已经有了规划,对着玉帝道:“陛下,处理尸体,恐怕需要用些人手了。”
“圣君大人,您看我行不行?”
一旁,食神早已经整装待发,迫不及待的毛遂自荐道:“我对于做菜也是很有心得的,而且我还有几名弟子,也都是做菜的料子,可以打下手。”
“那自然是再好不过了。”李念凡笑着点头,“事不宜迟,我教你们,小白,开始吧。”
当即,众人围绕这鲲鹏尸体,就开始动手。
金丝雀看着自己的前任身体被虐待,又看了看自己如今的身体,目光幽幽,泛着泪花,“多么庞大而完美的身体啊,可惜再也不是我的了,呜呜呜……”
随着时间的推移,已经开始有客人来访。
巨灵神、叶流云以及七仙女等人,俱是守在各处门口迎接。
第一个到来的是地府,黑白无常和牛头马面都来了,他们的脸上俱是带着激动和期待的神色,尤其是牛头马面,哈喇子长长的挂在嘴角,形成了一条细线。
黑无常黑着脸,忍不住道:“赶紧把口水擦一擦!这次来的人可不少,承蒙高人能看得起我们,我们可是地府的门面,别给我丢人!”
“嘿嘿,不好意思,我们一想到马上能吃到高人准备的大餐,就忍不住。”牛头连忙嘶溜一声,把都快要滴落到地的口水给吸了回去,“不行了,我好像都闻见香味了,马面你呢?”
“好浓郁的酒香味,我已经飘了……”
然后是狗族。
“咦?哮天犬,你居然来了。”
巨灵神看到哮天犬,先是一愣,接着笑着道:“怎么就你来了,你家主人呢?还有,你来也就算了,怎么还带着一只土狗过来,这可就有些掉面了。”
“忘了介绍了。”哮天犬的嘴角不由得勾起了一丝弧度,开口道:“这位是圣君大人养的狗,名大黑!”
“哦,原来是圣君大……”
巨灵神的瞳孔陡然瞪大,声音猛地一滞,直接卡在了喉咙里,原本高大的身躯瞬间躬了起来,声音中都带着哭腔,“狗,狗……狗大爷,原来是狗大爷来了,小神有失远迎,刚刚小神脑子有些发热,狗大爷什么都没有听见对不对?”
大黑的狗嘴一咧,“嗯哼,你说呢?”
接着迈着猫步跟着哮天犬缓缓的进入天宫。
巨灵神傻眼的看着大黑的背影,恨不得抽自己两巴掌。
自己这才刚刚被派出去巡界回来,这张嘴又惹祸了,天呐,我这嘴就是个坑啊!
另一边,灵竹也来了,双眼放光,就差把我是吃货四个字写在脸上了,已经兴奋得不行。
“啊啊啊,紫叶姐姐,谢谢你的邀请,我最近一段时间,想美食都快想疯了,盼星星盼月亮,居然盼来了这么一顿大餐,你快看看我眼角溢出的泪水。”
紫叶一脸嫌弃的远离,“泪水没看到,口水已经一堆了,快别对着我说话,一开口,口水都喷我脸上了。”
远处,跟别人的祥云相比,数道遁光明显就显得寒酸了。
正是洛诗雨、秦曼云、林清云等人,他们都没有成仙,自然无法驾云,为了壮胆,这才组团前来。
洛诗雨忍不住缩了缩脖子,“爹,我……我有些紧张。”
洛皇哈哈一笑,“傻孩子,有什么可紧张的?”
洛诗雨开口道:“这可是天宫啊,神仙居所,除了我们之外,恐怕至少都得是仙人吧!”
“天宫又如何?”洛皇开口道:“当年我们拜访高人,前往高人的四合院,比之天宫如何?”
“高人的四合院天宫自然是远远比不了的。”
“那不就对了?连高人的四合院我们都去过,区区天宫而已,莫慌,莫慌。”洛皇偷偷的抬手抚了抚自己的小心脏,嘴上在安慰洛诗雨,同时也在平复着自己的内心。
姚梦机颤声道:“听说这次吃的是鲲鹏宴,这可是鲲鹏啊,强大到不可思议的存在,一想到我就要吃到它的肉了,我就感觉到梦幻。”
林慕枫开口道:“谁不是呢?刚接到这个邀请时,我都感觉到不可思议,甚至一度以为是骗子,毕竟……如高人这等人物,居然还能记得我,我真的……感动得想哭。”
林清云目光复杂,语气坚定道:“哎,高人总是给我们送造化,着实是让人惭愧,但凡有能用得着我的地方,我绝不皱一丝眉头!”
再接着,龙族的人也相继到场。
敖云和萧乘风这两个病号却是混在了一起,两人同样是根基受损,修为跌落,顿时产生一种惺惺相惜的感觉。
一拍即合,组团过起了老年生活。
萧乘风哈哈笑道:“敖兄,如今的我们无拘无束,啥事都不用操心,没事喝点小酒、下下棋、逛逛三界,可比以前舒坦多了,如今我才知道,什么叫生活啊!”
敖云深以为然的点头,“谁说不是呢?你看看,我们的修为虽然不行了,但是不同样可以吃鲲鹏肉吗?这可是鲲鹏啊,准圣巅峰的大能,最关键的是,还能吃到高人的酒水和水果,生活岂不是美滋滋?”
“说得好!这种生活,就算是恢复修为都不换!”
萧乘风一把高高的举起自己手中的长剑,摩挲了一下,开口道:“以前的我纯粹就是想不开,练剑多辛苦啊!等等我就设立几项有趣的考核,找个传人把降妖除魔的重任交给他,自己则过上舒坦的生活,美哉,妙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