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常不錯小說 九品道玄笔趣-第七十五章 抵達戈壁無人區閲讀

九品道玄
小說推薦九品道玄九品道玄
慕容灵的声音变的冰冷无比,目光犹如钉子一般死死的钉在武凌云脸上。
“你在玉斋之中三番两次为我拉仇恨,用魅惑之术迷惑我,想必下一步就是要我乖乖献上空间戒指吧!”
“还有我是谁不重要,重要的是你对我起了杀心,代价就是我今天必须杀了你。”
对于敌人武凌云深知,他从来不会手软,不等慕容灵反映,瞬间出剑封住天上地下,他已经看出来包间布置的还有不少后手。
“果然是你,想杀我恐怕也要等下次了!”慕容灵没有动,但脸色阴沉到了极点。
“哦,下次,你还认识我?武凌云已经猜的八九不离十了,估计再怎么问她也不会说,对于魔宫之人手软的话,死的很可能是自己。
“等等,你如果现在杀了我,就算你能出了这间屋子,也休想活命,仙魔宫的秘术你可以试试!”到了这个时候慕容灵也没必要遮遮掩掩,直言不讳,并取出了一件类似阵牌的东西。
“一旦我死去它会沟通魔血爆元阵,遁法也是无用!慕容灵接着着愤怒道。
“怎么,眼睁睁看着,又不能杀掉我,很爽是吧!”笑的冰冷放肆。
“是很不爽,所以我要对你发泄一下,还是可以的。”武凌云冷笑,这些经过仙魔宫从小培训的果然都是非人类可比。
“你想干什么?”慕容灵发现武凌云的目光一直盯着自己,以为武凌云要兽心大发,要将她就地正法,有些紧张的后退,用双手捂着饱满的胸脯。
“我想干什么你应该能想象得到!老实回答我三个问题,如果我满意了,或许会改变主意,你的时间不多了!”
“你是如何认识我?又怎么知道我在玉斋?纳兰一尘可在魔宫?仙魔宫宝阁的位置或仙魔宫的地图交出来,这个我也可以自己搜!”
“我只是接到宫内除患任务,并有你的画像,至于纳兰一尘正在魔宫准备夺嫡,这是地图。”慕容灵抛给过来一张兽皮,她深知像武凌云这种心质坚定的修士会说到做到,只是她还有一点没有说果然和那个人很像。
“很好!”语罢武凌云直接震晕了慕容灵,收回剑阵,取走她的空间戒子。
时间紧迫武凌云并没有查看,仔细观察起房间内的阵法,这是土遁接引阵法!
此时包间之外围满了争吵的修士,贸然出去等于送死,看来运气还不算太差。
就在武凌云悄然无息的遁走,包间之外已经快结集了百人,争论之声四起,一片拔剑弩张的景象。
“护法令在此,谁敢再往前一步,就是挑衅玉城挑衅仙魔宫,杀无赦!”
在不得已的情况下,蓝绣袍老者拿出了城主府的护法令,义正言辞的怒喝。
不少想跟来分一杯羹的年轻修士,有些胆寒了,下意识后退几步。
“你这就有些霸道了吧,戈壁区域不是仙魔宫的管辖范围,这里已经不在玉城之内,你有什么权利轰我们走?”
这些佣兵统领常年跟死神共舞,还有混迹在戈壁区的老不死才不会惧怕仙魔宫。
“一点没错,苏公子赌术高明,我们就是想结交一番,碍着你什么事了?多管闲事,一会不要说不给玉城面子!”又有不少人附和。
“没错,我们要跟苏公子不醉不休!李老板还不快打开包间禁止。”开口的正是戈壁区的道圣大能,还用命令的眼神看向酒楼老板。
有了这些领头的,本来还有些忌惮的修士,又都齐齐向前一步。
这令蓝绣袍老者瞬间冒了一头冷汗,旁边的酒楼老板早已吓的浑身颤抖。
“你要是敢打开禁制就是跟仙魔宫作对,酒楼更是别想要了!”蓝绣袍老者更是厉喝,在他看来,估计少主已经把那小子灌醉,正在洗劫空间戒指的关键时刻,怎么能打扰。
“还不立刻打开包间禁制,别说你酒楼开不成,就是你全家老小逃到天涯海角我也不会放过你!”一个佣兵统领继续对酒楼老板施压。
“我……。”酒楼老板已经不知所措,开不开好像都是死路一条。
“你给我去死吧!”
可谁也没想到的是,蓝绣袍老者竟突然暴起一掌拍死了酒楼老板,开启包间禁制的阵牌顺利落到他手里。
“好家伙!给脸不要脸,这是要逼我们一起出手是吧!”
刹那间十几个戈壁区大能,佣兵统领周身真元恐怖涌动,随时就准备出手,形势已然是千钧一发。
“你们能耐了啊,确定要挑战我们城主府?”
一道冰冷的声音突然传来,好像一道惊天炸雷,响在每一个人的耳膜,一股空前强悍的气息,竟将酒楼之中百道气息完全压制了下去。
“哈哈,是我们城主大人到了!”蓝绣袍老者大喜。
反观那些戈壁大能佣兵统领一个个面露不甘之色,显然他们没想到城主来的这么快,心里已经快恨死了蓝绣袍老者。
“慕容城主,这个,我们只是想跟苏公子一醉方休而已!”开口的正是之前叫的最凶那个戈壁大能,现在却是嚣张之气丁点不存。
一旁更有不少修士附和:“我们也是!”
“你们呢?”慕容城主又看向那几个佣兵统领。
“我们,我们都是来用餐的!”在城主没来之前他们还敢嚣张,想趁机混些好处,至于现在怎么还敢出头。
“那么抱歉了,今日我城主府包下了整个酒楼,你们离开吧!”
慕容城主的话很平淡,但语气霸道无比,毋庸置疑,众人虽有不甘也不敢多说什么。
可就在众人准备离开的时候,包间的门突然就自动打开了,包间的禁制只有外面的人用阵牌才能打开或里面的人打开。
所有要离开的步伐嘎然而止,映入众人眼前的是慕容灵失魂落魄的趟在地板上,苏公子不见了。
“灵儿!你怎么了?”急忙走过去查探运功,慕容城主原本古井无波的脸上,顿时阴沉,慕容灵向来都是他最大的逆鳞。
强势索爱:娇艳狂妻休想逃
“城主,应该是那姓苏的小子干的,包间里有土遁痕迹,应该是逃走了。”蓝绣袍老者探查之后,小心的回禀。
“好一个臭小子,还没有人敢伤害我女儿!传令下去,玉城所有人给我全力追杀!”
慕容城主气的青筋暴起,厉喝之声直达云霄。
此时的武凌云已经土遁了两个时辰,觉得应该差不多了,便从地低遁了出来,映入眼前是一片漫无边际的戈壁。
“这位道友,不能再走了,前面真的不能去!”忽然响起一道沙哑的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