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nr1d精品都市言情小說 總有人逼本小姐用強 txt-第266章 圈套分享-3td5i

總有人逼本小姐用強
小說推薦總有人逼本小姐用強
“你联系唐默,让他以扫黄为借口,迅速对壹号公馆展开调查。”燕厉寻掐断文竹上一片叶。
李飞扬接到命令,立马展开营救行动。
唐默带两队人马到达壹号公馆现场的时候,那些热情高涨的难同胞们还在动情地热舞。
“双手抱头,蹲地上不许动。”
唐默的小喇叭喊起来,迅速关掉音乐,所有人都呆立在当场。
壹号公馆是有大人物照着,他们才敢放心大胆地在这里潇洒。
不过在公职人员面前他们可不敢硬碰硬,马上按吩咐抱头蹲下。
“长官,我么什么都没做,难道跳个舞也犯法吗?”
“就是啊,谁规定我们不难呢过在会馆跳舞了。”
“你们有事说事,别搞得大家都难做。”
豪门游戏:首席的亿万甜心
……
唐默没空听他们的抱怨,他的两只眼一直在搜寻程俊和孟追的身影。
罗美心这时也从二楼出来。
她心里慌乱,脸上却没有明显表现出来。
而是带着一脸笑意对唐默说:“这不是唐警官吗,什么风把您吹来了。我这小本买卖可禁不起您这么折腾。”
唐默冷着脸道:“例行公事。”
我的房客是鬼物 偃師之怒
不一会儿有人来报:“报告,发现楼上有两个没穿衣服的人不配合。”
唐末一听,赶紧上楼。
“罗老板,如果我发现什么,你可要自己负责。”
罗美心强撑着笑了下。
唐默瞥了她一眼,快速上楼。
罗美心在他身后道了一声:“晦气。”
早知道她就应该早点把那两个男人轰出去。
可惜为时已晚。
超人制造商 末羽
程俊和孟追裹着床单和唐默带来的人纠缠,原因无他,没有自己熟识的人,坚决不下楼。
万一又掉哪个坑里呢。
正当他们誓死抵抗的时候,唐默推门进来。
唐默看到程俊和孟追两人的情形大跌眼镜,原谅他不厚道的笑了。
不过在接收到成军要杀人的眼神,他马上对手下说:“你们马上找两身衣服来。”
他的手下面面相觑,这是什么情况?
看起来他们好像是老熟人。
“还不快去,愣着做什么。”唐默吼了他们一句,手下们才纷纷去找衣服。
屋子里只剩下唐默、程俊和孟追三人.
程俊板着脸说:“不要问,也不要想,等回去再说。”
孟追怯怯地躲在成军身后,脸红得都要低出血来。
MD,还不如直接闯出去,让熟人看见更尴尬。
这是罗美心也走到这个房间。
“哟,你们两个这是做什么?我清清白白做生意的地方被你们两个高的乌烟瘴气。”
听着罗美心倒打一耙,唐默皱了皱眉。
程俊更是向冲上去,暴揍她一顿。
孟追死死地拽住了她的胳膊。
揍她一顿不要紧,别把不太结实的床单掉了。
硬骨頭陸戰隊
“老板娘真是好手段,我们兄弟俩着了你的道,我们自认倒霉,麻烦老板娘把我们的衣服和手机换给我们。”孟追客客气气地说道。
但是,罗美心却装起傻。
“大兄弟说什么呢,美心姐可是正经生意人,怎么会做那种违法的事。你们的手机是不是掉在某个角落,可别做了见不得人的事,有冤枉我这个好人。”
她一通话说下来,把自己摘得干干净净。
“既然老板娘这么说,那就由我亲自搜查下。”唐默瞥了她一眼。
程俊和孟追气得都快吐血了。
唐默却煞有介事地在每个角落搜寻,果不其然,在床底下,床头的位置,他发现了程俊和孟追的衣服、手机。
“呐,这次不冤枉我了吧,我都说了我是正经生意人,你们想要冤枉我,唐警官可以作证哦!”罗美心得意地说道。
孟追咬牙切齿地说:“罗老板请回避,我们先穿上衣服。”
程俊已经会挥拳过去,却被唐默拦住。
“住手。”
唐默大吼一声。
现在他和程俊认识的事可不能暴露。
罗美心吓了一大跳,赶忙夺门而出。
唐默拍了拍程俊的肩膀,“快穿衣服吧。”
程俊和孟追这才尴尬地各穿各的衣服。
谁知一着急把内裤都穿混了,程俊穿了孟追的,孟追穿了程俊的,当然唐默并没有发现。
程俊已经发现却假装没有发现继续传下去。
只有孟追这个下迷糊被今天的事冲昏了头,只想尽快遮羞。
孟追不知道怎么跟他们走出的壹号公馆。只知道自己走出去的时候腿都快软了。
上车时,他竟然打了个软腿,幸好程俊及时扶住他。
唐默用奇怪的眼神看了他们俩一眼,却被程俊严重地警告了。
壹路風塵:王妃不好惹
“唐默,今天的事你一个字都不许往外说。”
唐默做投降状,“放心,我的嘴最严了,绝对不会透露一点风声。只是罗美心那边说不说我就不知道了。或者说他还有别的要挟你们的把柄。”
唐默从警这么多年来,对这点很了解。
程俊靠在车里的后座上,沉默了。
孟追也担心地问:“他们不会那么做吧,他们要这么做怎么办?”
他们两个下了药,什么都不记得,也防不住有心人那这个事对付他们。
“她敢,我不把壹号公馆端了就不叫程俊。”程俊紧攥双拳,额头上青筋暴起。
劍仙也風流 花明月
唐默一边开车一边说“我只是给你们提个醒,她会不会那样做,我也不知道。不过还是小心为上。”
程俊冷哼一声,“没想到我谨慎这么多年,竟然在阴沟里翻了船。”
孟追心里忐忑不安,只知道问:“怎么办,怎么办?”
“别说话,我也烦着呢。让我安静一会想想办法,”程俊不禁抓起了脑袋。
孟追第一次见程俊这么凶,以前虽说程俊在训练的时候也会凶他,但他从来没有觉得这么未去过。
他的眼圈微微泛红,想哭又不敢哭。
就算以前在训练的时候他都没有哭过,现在他的鼻子却酸酸的。
程俊这时也意识到自己的不对,马上像孟追道歉。
“孟追对不起,我的心现在很乱,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处理,你放心有我在你就不会有事,况且我们还有大哥在呢。”程俊垂头丧气地说。
孟追咬着下嘴唇点了点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