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gpb5扣人心弦的都市小说 上門狂婿 起點-第一千四百七十章 鶴貫天之徒閲讀-qe5ko

上門狂婿
小說推薦上門狂婿
此人身穿一袭宽大的黑袍,整个身体几乎都隐藏在了长袍之中,教人看不出任何的形象。
不过透过萦绕在他体表外的那层黑雾来看,这家伙应该是蛊毒门之人,要不然也不会具有如此浓厚的毒气了!
正当肖舜观察这此人之际,一旁的梦瑶已经神情戒备了起来。
“巫蛮!”
话音刚落,却听那身穿黑袍的人发出了一阵如同夜枭一般的渗人笑声:“桀桀,想不到天魔阁大小姐竟然还认得在下!”
肖舜有些诧异的看了两人一眼,想不到他们竟然是认识的!
護妳壹世安穩
梦瑶此时并没有向他解释什么,而是不动声色的向后退了两步,从表情上看,似乎对这巫蛮很是忌惮。
这倒是令肖舜大为吃惊,他几乎很少在梦瑶的脸上看到过这种神情,这位大小姐由于身份特殊在加上实力强悍,向来对谁都是不削一顾,却不料对着蛊毒门的弟子,竟然会如此慎重!
见肖舜目光炯炯的看向自己,梦瑶小声的提醒着:“小心点,此人乃是长生天尊的二弟子,实力异常强悍,在众多宗门高徒中,绝对能够派的进前五!”
鹤贯天成名将近千年时间,但在这漫长的岁月中,却只收过两名徒弟,而这两位弟子也是不负厚望,都已经成为了实力不亚于大长老的强者,让其余修者是万分忌惮。
冒牌敗家子
这届宗门大比的召开,有许多人已经在猜测,最后的胜利者一定会是在蛊毒门或者鸿蒙道馆之中产生,而其中拥有最大概率获胜的一方,依然是蛊毒门!
“此人实力比之剑一如何?”肖舜问了句。
梦瑶不假思索的回答:“若不是在宗门大比的擂台上,剑一即便施展浑身解数,却也不可能会是此人的对手!”
众所周知,宗门大比上是不允许生死相向的,所有宗门高徒都必须要有所收敛,用一种相对平和的方式,进行一场较量。
在这样的一种比赛环境之中,蛊毒门修者自然是无法甚至太多的杀人手段。
饶是如此,但想要拿下战斗的胜利,对于他们而言倒也不是什么比较困难的事情!
听了梦瑶的分析后,肖舜意味深长的笑了起来:“呵呵,看来这蛊毒门果然不一般啊!”
见肖舜目光中浮现出了凛然战意,梦瑶心中顿时咯噔了一下,一把拽住牵着的胳膊,提醒道:“咱们走吧,现在还不是我们双方产生矛盾的时候!”
这时,巫蛮那犹如夜枭一般的笑声再次传递了过来:“桀桀,这位想必就是在那宗门大比上大放异彩的肖舜了吧?”
说着,他隐藏在黑袍下的目光已经牢牢的放在了肖舜身上。
不知道为什么,肖舜能够在巫蛮的眼神中感受到了浓重的敌意,即便是这样,但他却依旧点了点头:“是我!”
“你很不错,之前在昆仑墟外围竟然还打伤了我几个同门师弟,要不是因为当时我正在闭关修炼,只怕早就找你较量一番了,却不料今日竟然在这里撞见,倒是省了我不少的功夫啊!”
说罢,巫蛮缓缓将宽大的帽子给取了下来,将自己那张恐怖之境的脸,彻底暴露在了空气中。
见状,宝儿顿时被吓了个不轻;“啊,这人怎么那么丑?”
“丑?”巫蛮摸了摸自己脸上那些错综复杂的伤疤,那干瘪的脸上浮现出了一抹阴冷无比的笑容:“桀桀,这些可都是我成长的见证啊,而你竟然说它丑?”
宝儿被他的目光注视着,只感觉浑身冰冷,像是被某种嗜血的凶兽给当成了猎物。
不过她乃是天不怕地不怕的性格,又岂会被巫蛮的一道眼神给唬住,鄙夷道:“你在怎么解释,也掩盖不了你长得丑的事实!”
巫蛮不以为意的耸了耸肩膀,旋即语调森然道:“等会让我将你的脸给一寸寸的刮花,等你和我一个模样的时候,在看看你会是如何表现!”
闻言,宝儿柳眉一竖:“你敢!”
巫蛮笑了笑:“桀桀,这天下还没有我巫蛮不敢做的事情!”
见事态发展到了这个地步,梦瑶也知道自己要是不站出来,
说几句话的话,怕是没办法收场了。
于是,她提醒了巫蛮一番:“我劝你最好还是打消这个念头,毕竟宝儿的父亲,即便是你师父来了,也一样得毕恭毕敬的!”
听到这里,巫蛮不由一愣:“嗯!?”
一个能够让师傅长生天尊都毕恭毕敬的存在?
说真的,这样的大人物,他这个当弟子的还真没有见过。
毕竟当年南宫无敌全盛时期,鹤贯天依旧敢不卖这武道第一人的账,这天下又还有什么人能够让恩师忌惮无比呢?
念及于此,巫蛮的目光不由自主的再度看向了宝儿,打算观察一下对方身上有什么端倪。
流浪劍仙
英雄聯盟之下路殺神 酒之魂
只可惜,看了半天他依旧是毫无收获,根本就不知道这名不见经传的丫头,其父亲到底是什么来头。
突然,巫蛮心中一动,饶有兴致的冲梦瑶笑了笑:“梦小姐,你该不会是在诓骗我吧,打算以此让我放过你们?”
梦瑶面无表情回答:“我没有必要诓骗你,此乃青丘王独女,你若是动她一根汗毛,即便是长生天尊来了,也一样救不了你!”
这番话,落在巫蛮耳畔,不亚于是平地一声惊雷,震得他是好半天都没有缓过劲儿来。
惨案之谜
青丘王这三个字,在宗门修者心中可是具有很大的分量,尤其是蛊毒门这一脉。
毕竟在不久之前,蛊毒门的太上长老曾经试图与青丘王讨要肖舜,却不料最后只能无功而返。
二嫁豪門:總裁的專寵甜妻
我本善良之崛起
一个能够让蛊毒门太上长老都忌惮不已的存在,巫蛮即便此时修为与大长老相仿,却也一样不敢有丝毫冒犯啊!
不过转念一想,巫蛮却又大有深意的笑了起来。
因为肖舜的事情,蛊毒门和青丘一族之间已经结下了梁子,若自己这时候将不远处哪位起那个青丘王的爱女给抓拿回去,岂不是可以以此来限制青丘王,说不定将来还可以要挟对方合作。
若是真能够促成这一局面,那对蛊毒门而言,可是大功一件!
一念至此,巫蛮心中立刻便有了一番计较,当即也管不可那么多,施展身形瞬间朝着宝儿飞掠而去。
见状,梦瑶大吃一惊,随即抢先一步站在了宝儿身前,大声的质问着:“巫蛮,你干什么,知道这样做的后果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