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ilml好文筆的小說 變成血族是什麼體驗 txt-第五百八十五章 一場大秀(中)推薦-a1u16

變成血族是什麼體驗
小說推薦變成血族是什麼體驗
向坤看到良先生那原本就很圆的、没有眼皮的眼珠子好像瞪得更圆了,笑了笑:“开个玩笑。”
落魄公主的女王範
其实向坤有无数种方法控制良先生,甚至他都不需要露面,不需要现身。
邪魅王妃,夫人莫翻墻
有爱丽丝在,不仅能随时瘫痪良先生那些有微电子结构的“生物构件”,屏蔽他用来联系其他“神行科技”设备、联系“泰阿”的功能模块,还能在某种程度上,直接剥夺这些构件、模块、设备的控制权,反过来用它们对付良先生。
使用远程情绪投影,也能在良先生没有准备的情况下,让他暂时失去戒备,辅助以其他的手段,同样能很轻松地把他控制住。
若是要用强攻击性的手段,向坤甚至能引雷直接把良先生劈了,良先生的“生物构件”再有防雷的配备,也扛不住闪电风暴的轮番轰击。更何况他的防雷手段,在向坤和爱丽丝的超感信息层面的拆解下,也没有办法起到作用。
良先生的“生物构件”类型,偏向于金属的特性,依赖微电子部件的功能模块,注定了他在对付这种攻击的时候,天生会处于劣势。
当然,如果不是向坤引导,良先生也根本没法发现他,没法追踪到这里。
“神行科技”以及良先生的这一路调查,他们寻找线索的路径,得到各种信息后的反应和后续行为,基本都在向坤、爱丽丝、夏离冰的推演之中,就算有时候有一些超出预计的反应,他们也都有准备好的预案进行应对。
从最终的结果来看,良先生获取的信息、抵达预定位置的时间、做出的反应,都非常的精准。
让良先生到这来,可不仅仅因为这里没人,可以放心地制造一些动静。事实上这里已经被向坤布置成了一处“宝地”,他这段时间花了不少精力、费了不少心神,大部分都是在布置这里。
和良先生的那场短暂交手,其实是向坤的心血来潮,是计划之外的小尝试。
權少強愛,獨占妻身 家奕
他的目的其实一定程度上和良先生差不多,虽然他通过爱丽丝帮他弄来的秘密文档,以及实时控制的“泰阿”、各个研究基地的技术文档,知道良先生的“生物构件”有哪些、大概什么功能,但那些记录相对比较笼统和模糊,所以他也想通过跟良先生打一场,具体了解一下部分“生物构件”的实际运行方式。
火影之死神降生 2212251
与此同时,他也可以借机实验一下他利用这片区域获得的“伤口极速恢复”能力,能够到达什么程度。
还有他在不使用“御电飞行”能力,不动用“超感物品体系”的前提下,单纯的身体强度、运动能力能够有什么样的发挥——平常的时候,他可没有一个这么合适的“训练伙伴”。
他很清楚,良先生也收着力在打,并没有用那些杀伤性很强的能力,比如秒杀约翰的无人机激光网切阵,以及其他他所知道的能力。良先生没有配备任何枪、炮之类的武器,但有的是能够造成同样伤害和破坏的能力、装备。
至于后来动用“超联物”切断良先生的部分“生物构件”,是向坤知道打下去没意义了,完全不动用“超感物品体系”、“御电能力”,也没有任何工具、武器,单纯以身体强度缠斗,是奈何不了良先生的。
用八臂八眼木雕的情绪投影来影响良先生,倒不是打斗的延伸,也不是要震慑或压制良先生,而是向坤和老夏之前在研究良先生的梦境记忆片段、秘密文档的信息,建立其性格和认知模型的时候,察觉到良先生的心理似乎陷于某种情感窠臼中,没有完全转出来,所以外在表现会有点轴,有点偏执,甚至是疯狂。
按照向坤过往经验,八臂八眼木雕的恐惧情绪投影,对于大多数人来说,其实是有心理疏导的作用。
先让良先生做好情绪调理,再来谈接下来的事情,不论是对良先生还是对向坤,都有好处。
相当于见面先来碗补药,有病治病,无病强身,本就强健,便当解渴。
皇城贵族 邪少冷寒杨
而且用八臂八眼木雕情绪投影进行影响,也可以看看能不能将良先生拉进对应的“情注物二级网络”,建立基础联系,方便后续计划。
“向坤,你的事情我基本上都知道了。”良先生无视了向坤的逗比玩笑,直接说道,“我有个问题想问你,你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什么?”
他并没有具体地说他知道了些什么,也没有说向坤“所做的一切”是指什么,故意用这种语气,试图让向坤认为他已经掌握了所有情况。
向坤并没有迟疑,直接回道:“我只是想像个人一样地活着,保护身边的人。”
这个回答倒是让良先生略微有些意外,他本以为向坤那般严谨而投入地做各种实验和记录,进行那种罕见的、克制的能力引导和训练,并且投入大量的金钱和精力在偏僻山村从无到有地建立研究基地,是对“食血生物”的本源、是对这一切变化的因由感兴趣,他本也是打算从这个方向入手,来引导向坤。
却没想到,向坤的回答是这个。乍听起来,有点点幼稚,又有点点中二。
不过良先生倒也没有批驳他,只是继续问道:“你说你研究过‘神行科技’,那你对我们在做的事了解多少?对‘食血生物’……就是你、我这样的存在,了解多少?”
向坤语气平静地回道:“了解的应该蛮多的。”
良先生笑着摇头,那夹杂着金属颗粒摩擦声的笑声,听起来让人发毛。
“如果你真的了解了很多,那你就不会去弄那些实验室,不会去弄那个研究基地,还让你的女朋友去负责,去参与研究。如果你真的想要保护身边的人,就不要让他们参与这些事,也不应该让任何普通人知道这些事,那会给他们带来灭顶之灾。”
“我能保证他们的安全。”向坤很肯定地说道。
良先生却是嗤笑一声:“保证他们的安全?你以为我说的是其他人会对他们不利?你难道没有过疑问,为什么在正常的信息渠道上,都没有‘食血生物’的信息,为什么这个世界上的大多数普通民众、媒体、组织、官方机构,都好像不知道‘食血生物’的存在?为什么没有哪个‘食血生物’突然冒出来,向着所有人展示能力?”
“我有过这个疑问。”向坤实话实说。
“因为有一个扼住所有‘食血生物’,甚至是绝大多数普通生物‘命门’的存在……”良先生用比较简单的话语,对向坤描述了“终极猎食者”的存在。
他知道向坤是个很特殊、很有想法,也有很实践能力的人类“食血生物”,甚至可能已经建立了一套自己的、对“食血生物”,对自身变异的认知体系,所以要完全说服向坤,让他认可自己的事业,并全身心地投入其中,必须让他知道,还有一个凭他自己根本无法战胜、抵抗、认知的存在,让他知道,那个存在,随时都有剥夺他和他想要守护的那些普通人生命的能力。
那是个在等着收割一切的“终极恶魔”。
他想让向坤和他一起完善对抗这个“终极恶魔”的方式,如果他在这个过程中不可避免地走向消亡,希望向坤能够继续下去,把这条路走完。
皇家弃女:凤主天下
沈院士发现了“终极猎食者”是基于碳化合物进行复合影响,从而扼控各种碳基生物的“命脉”。而他找到了一步步脱离碳基生物基础,向新的生命构成发展的道路。他相信,就算他最终没能把这条路走完,也能给后来者演示一条可能的道路,不论是沿着他的道路继续走下去,还是开辟新的方向,都能有所启发。
向坤也一直很耐心地听着,等到良先生说完后,他才开口道:“你说的‘终极猎食者’,我想我应该有对抗它的办法。”
“你?”良先生又是笑着摇头:“我知道你的幻象催眠能力很强大,甚至能够同时作用于成千上万人,但那只是对人类,或由人类转化而来的‘食血生物’有用。而‘终极猎食者’,它即便有意识,意识的存在形势也与人类天差地别,也没有可受影响的感官途径,你根本没有办法影响到它。我们对它的所知太少了……而它却可以无声无息地在我们身体里产生影响,直接剥夺我们的生命。”
微顿了下,良先生的语气有些低沉和凝重,用他那特殊的声音说出更是有一种莫名的神秘感:“它甚至还能对整个大自然产生影响,兴云布雨,施放闪电。如果你感受过那种威力,你就会知道,某种意义上……它就是人类认知中的‘神’……那不是普通的个体和生命能够对抗的。”
“良先生。”向坤说着,慢慢张开了双臂:“你说的闪电……是这样的吗?”
良先生闻言一愣,他发现向坤周身忽然蒙上了一层淡淡的光晕。
山林之中随之刮起了怪风,他那特殊的皮肤开始下意识地紧绷,那是戒备防卫的应激反应。
而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头顶的夜空中已经看不到明月星辰,阴云密布,翻滚汇聚,看起来仿佛暴风雨中心的巨浪。
交流好书,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现在关注,可领现金红包!
几道闪电在浓云中窜动,然后是雷声炸响。
良先生发现,自己和远处的无人机之间的联系又开始受到干扰了,这画面,这景象,似乎并不是幻象?
我的隔壁有女鬼
他的视线重新投放到向坤身上,不远处的向坤,原本光溜溜的脑袋上,忽然有蓝色的电弧窜出,然后沿着他周身淡淡光圈向地面跑去。
电弧飞速增多,汇聚成一道道白亮的电索,噼啪响着在向坤脑后延伸、摆动,就像他长出的头发,又像一条条抽搐的电蛇。
啪地一声巨响,一道闪电在良先生不远处劈落,吓得他本能地向旁边一闪,他的眼角余光注意到,随着这道闪电落下,一头电光长发的向坤竟然飞了起来。
武道天下
一道接一道的闪电在周围落下,蓝色的电弧四处狂奔,有焦糊的气味传来,空气让他觉得头皮阵阵发麻,哪怕他的头皮结构早已与普通人完全不同——这是他变成食血生物以来,第一次有这样的感觉。
在恐怖的闪电风暴之中,良先生本来像个无头苍蝇般下意识地想要逃离,但他很快发现,自己身上也蒙上了一层和向坤一样的淡淡光晕,而周围的道道闪电,劈落的位置似乎都在刻意地避开他,哪怕从外面看,他正身处闪电风暴的最中心。
仰头望着悬浮于十几米空中、脑后电光飞舞、张着双臂的向坤,良先生张着嘴,嘴角直咧耳根,在最初的惊恐和震撼后,他突然明白,那天他在伍舒山追捕“巨型猛禽”的时候,那怪异的、突如其来的感应雷,那恐怖的、瞬间释放的闪电风暴,并不是来自“终极猎食者”的警告——那是向坤的手笔。
向坤当时也在伍舒山!
他又想到了紫桓山的那场雷暴,想到了两个逃犯在崇云山被劈死的信息,想到了他在秦岭无人区找到的一些痕迹。
他之前从未把这雷暴和除“终极猎食者”外的其他“食血生物”联系在一起,因为本能地觉得那不可能。
原来向坤真的能够操纵天气?
盛开
原来兴云布雨,施放雷电,宛如神明的,是……向坤?
良先生忽然发现,周围的山林也在发生着剧烈的变化,那些被闪电轰击后的树木,竟然又摇摆着枝干,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生长起来。
不仅是被雷劈的树木,周围整片山林就像活了过来,枝条、藤蔓不住地摇摆挥舞,似乎都凭空地拔长、生长出了一段,在向着空中的向坤致意,在迎接着闪电风暴的洗礼。
那各种各样的植物越来越诡异,越来越奇形,然后他感觉到,似乎连地面都开始蠕动起来,仿佛也在跟随着呼吸,跟随着欢呼,跟随着起舞。
这天上,这山林,这地底,这雷电和狂风,似乎都有了生命,都在听从一个意志的指挥。
良先生身处其中,甚至可以说是身处最中心,他的感受十分的奇妙,理智不断地冲刷着他的认知,感官告诉他现在的一切都是真实,可逻辑、理智和经验又让他不住地怀疑,这是不是向坤的又一次幻象影响?
如果这些都是真的,那向坤……到底是什么?
从人类转化而来的“食血生物”、一个转化时间不过一年多的“食血生物”,真的就能够操纵大自然的伟力?
那他……还是人吗?
江南未老可納芬芳 107號病房
这个时候,良先生的脑海里莫名地又响起向坤之前说的那句话:
“我只是想像个人一样地活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