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sioa熱門連載都市异能 大唐掃把星 線上看-第437章 誰是賈寶玉?大功讀書-j5w6g

大唐掃把星
小說推薦大唐掃把星
剑光本是密不透风,可突然一变,变得压抑了起来,仿佛面前有一个强大的敌人,逼得营妓步步后退。
邱林看了贾平安一眼,刚酝酿好的半首诗顿时就成了鸡肋。
看看那些将领,个个都是面色涨红……两句诗便调动了情绪,这个扫把星!
烨少强宠:娇妻乖乖就范
长安的来信里只是提及了贾平安的一些情况,当然,大多是负面情况,至于长处……
——此子狡黠!
但这两句诗一出,邱林不禁心中凛然。
敌军如黑云般的压来,气势浩大,仿佛要摧倒城墙,而大唐将士们站在城头,甲衣在阳光照耀下闪烁着光芒。
后续呢?
“角声满天秋色里,塞上燕脂凝夜紫。”
号角声响彻秋季的长空……
剑光一转,那身影在其中转动,大气磅礴。
“半卷红旗临易水,霜重鼓寒声不起。”
剑光陡然一缓,仿佛长剑有千斤之重。
“报君黄金台上意,提携玉龙为君死。”
剑光突然凌厉,那营妓厉喝一声,高高跃起。裙袂飞扬中,一剑凌空刺出,正好和贾平安的最后一句相应和。
营妓落地,倒持长剑冲着贾平安跪拜,“敢问贵人名号。”
“贾平安。”
营妓起身,“奴在漠北数年,从未听闻过这等让人热血沸腾之边塞诗,郎君定然非常人!”
“哈哈哈哈!”
唐旭不禁大笑了起来。
笑声显得有些突兀。
正沉浸在这首诗中的众人这才清醒。
“好诗!”
姜协赞道:“老夫听了此诗,只想领军一路杀到天尽头,为陛下,为大唐灭杀了那些贼子!”
几个文官面面相觑,拱手道:“此诗一出,我等却无诗可作了。”
营妓跪下,“奴只求能归乡!”
姜协看着她,“罢了,老夫既然允了你,来人。”
有人进来,姜协吩咐道:“一应之事为她弄好,随后有人去长安公干时,把她带回去。”
“多谢都护。”
营妓抬头,旋即转向,冲着贾平安叩首,“奴不曾想竟然能有归乡的一日,多谢贾郎。”
“没有武阳伯的诗,她的剑舞也无法打动人。”
营妓告退。
一个文官突然捂额,“上次听闻长安有人作诗……那首诗……青海长云暗雪山……”
唐旭吟诵道:“孤城遥望玉门关。黄沙百战穿金甲,不破楼兰终不还。”
贾平安微微颔首,“正是拙作。”
那文官起身,兴奋的道:“那是商队的人吟诵,我本想追问,可商队却急切,径直走了,于是耿耿于怀,今日见到真人了,武阳伯,我敬你一杯。”
贾平安举杯,二人饮了。
“武阳伯,我也敬你一杯。”
此刻的著名诗人就像是后世的顶级明星,自然带着光环。
众人轮番敬酒,气氛渐渐热烈。
唐旭突然起身,“姜都护,下官以为武阳伯之功,足以赎罪。”
贾平安被发配到了这里,能对他的功劳进行评判的就是姜协。
邱林心中一紧,“都护,那可是皇城外杀人……”
还有一句话他没说:杀的还是褚相的随从。
但弦外之音谁都听到了。
老阴比,你果然是褚遂良他们的人!
贾平安坐下,众人也纷纷回去。
热烈的气氛渐渐冷了下去。
邱林看了贾平安一眼,刚想说话,贾平安叹道:“所谓一人向隅,举座不欢。贾某在长安如何,那是长安之事,自然有人来评判。但今日乃是庆功宴,为何咄咄逼人!”
他猛地抬头盯住了邱林,“贾某与邱长史可是有仇?”
一般人遇到这等事儿,大多会出言暗讽,可贾平安却是一炮轰去。
邱林也没想到贾平安竟然会这般‘粗鲁’的冲着自己开喷,楞了一下后,微笑道:“你被发配至此,有何功过,自然该燕然都护府来评判,难道……说不得?”
老阴比!
迷晴惑愛 桑海拾年
贾平安冷笑道:“贾某从到了燕然都护府开始,邱长史第一次见到贾某便各种挤兑,恨不能贾某蹲在这里一辈子不得出去……”
这是个极为严重的指控!
邱林冷冷的道:“老夫身为长史,自然有这个权力来盯着你,怎地,你不服?”
我服你妈!
贾平安霍然起身,“褚遂良给了你什么好处,以至于让你处处针对贾某。一次两次也就罢了,有人夸我一句,你便要压一句,我杀了你阿耶吗?”
一般骂人多是什么贱狗奴,或是什么你这个奸贼。
可贾平安竟然喝骂邱林的阿耶……
这是彻底翻脸了。
邱林一下就炸了,随手就扔了酒杯过来。不过准头不好,落空。
贾平安捡起酒杯,“还你!”
酒杯飞过去,呯的一声,砸在了邱林的额头上粉碎。
邱林一手捂额,一手指着贾平安厉喝道:“拿下这个贼子!”
姜协没想到只是一瞬,二人之间竟然就从唇枪舌剑变成了暗器相争。
他沉声道:“都坐下!”
贾平安率先坐下。
唐旭低声道:“好像第一次见面,邱长史就不断在针对武阳伯……”
有人不禁点头。
是啊!
贾平安来燕然都护府的第一天,邱林就在挤兑他,若非唐旭坚持带着贾平安去安抚同罗部,这一次立功压根没他什么事。
等捷报传来后,邱林的言行被大家缓缓回忆起来,可不正是在打压贾平安的功劳吗?
最后姜协出手,碾压了他的那些搅合,可庆功宴上,他依旧不消停的在哔哔。
难道贾平安说的是真的,邱林就是在为了褚遂良服务?
大唐武人豪迈,最不喜的便是这等打压功臣的事儿,所以一双双眸子里就多了厌恶之色。
不妙!
邱林站在那里,本想再搅合一番,可见到大伙儿的眼神后,他知道自己犯下了众怒。
可坐回去却有些羞刀难入鞘。
姜协淡淡的道:“功是功,过是过,老夫不老,不蠢,自然能分辨。”
这话更是暗藏着不满:燕然都护府的都护是谁?是老夫还是你邱林?老夫还没发话,你就上蹿下跳忙个不停,真当老夫是傻子?
邱林回身拱手请罪。
姜协看了他一眼,想说贾平安的功劳足够了……可这也只是他的一面之词,回头长安那边若是不认可,他颜面扫地。
他仔细盘算了一下,觉得在两可之间,不禁犯了踌躇。
邱林坐下后,却在观察这边,见他神色怅然,不禁暗自冷笑。
功劳够与不够,这不是姜协一人说了就能算的,长安那边的褚遂良等人不会坐视贾平安顺利回归,所以……说不够又能如何?大不了打嘴仗而已。
他看似立场尴尬,可做事就是这样,不是东风就是西风,墙头草从来都无人搭理。要想仕途稳当,要想飞黄腾达,除去自身的努力之外,还得要有人赏识你,帮助你,送你一程。
而他就是要借着小圈子这股东风,想把自己送回长安。
要想打动小圈子,那么悄无声息是不行的,唯有大张旗鼓,闹得尽人皆知,如此,褚遂良不为他谋求升职,那便是狼心狗肺。
世间从未有什么单方面的付出,他的戏已经演完了,剩下的就交给了褚遂良等人。
想到这里,邱林微微一笑,尽显从容。
晚些酒宴结束,出去时,那些将领纷纷拍着贾平安的肩膀,大声示好。
“回头有清剿之事,只管来,老夫带着你去。”
“开春之后要例行巡查,我期待与武阳伯联手出击。”
这些武将才不会管什么小圈子大圈子,一是层次不到,长孙无忌等人的打击也无法波及他们;其次是军方此刻有一群老流氓,长孙无忌等人也颇为忌惮,伸手不方便。
贾平安笑吟吟的拱手谢过。
邱林在后面,今日他被贾平安怼的颜面扫地,却依旧面不改色,可见脸皮厚才是成功的第一要素。
贾平安冲着他挑眉。
邱林冷笑,不回应他的挑衅。
众人出了大门,就听到了牛角号声。
“敌袭!”
刚才还在拍打着贾平安肩膀的老将瞬间就冲了出去,一边跑一边喊道:“上城头!”
身后,姜协的声音传来,“镇定,各自收拢部属,按照演练行事。”
脚步声密集响起,一队队军士冲着城头狂奔而去。
“箭矢搬运上来!”
“长枪!”
“金汁何在?”
“金你娘!这等时候哪还有工夫熬煮金汁?都上城头。”
“马军准备!”
“马军就绪!”
一队队骑兵开始在城中列阵,等候命令出击。
一切动作都井然有序,看不到半点慌张。
枕上豪門:腹黑老公難伺候
这便是大唐!
贾平安看得心旷神怡。
“会是谁?”
姜协带着将领们上了城头,贾平安在最后。
邱林眯眼看着远方的黑线,“怕不是还有部族想偷袭咱们?”
淘氣小親親:校草的專屬甜心
“有此可能!”
姜协也在眯眼,如此能看得更清楚些,还能减少寒风对眸子的伤害。
有人暴躁的道:“都护,要不等开春咱们就清剿一次吧。”
“对,开春咱们顺着一路清剿过去,但凡不安分的,一路灭了。”
“娘的!连个安生日子都没有,那就别过了。”
这便是大唐的作风。
——我警告过你了,你听不听?一次、两次……打!
你要说还有第三次,抱歉,我想几次就几次。
唐旭靠拢过来,低声道:“你的功劳最好再多些,如此晚些出击……记得悍勇些,最好斩杀敌将,若是不成,那便要冲杀在前,可为头功。”
“老唐你难道不准备回长安了?”
見鬼日記 林小莫
贾平安有些好奇,心想唐旭这等皇帝曾经的心腹,只需在这里混几年就能转岗,几次转岗就能独当一面……可路上几次探问,唐旭都顾左右而言他。
这是不想回长安了?
唐旭干咳一声,“其实……自从你上次说我什么虚。”
“肾虚。”
唐旭瞪了他一眼,“那是内肾,不是外肾。”
呵呵!
内肾一虚,难道你外肾还能红红火火,还能器宇轩昂?
你特娘哄鬼呢!
唐旭见他一脸嘲笑,就叹道:“我刚到这里时,你知道的,我在长安就是夜夜笙歌,到了这里也很是逍遥了一阵子,后来就突然……”
萎了!
“那回长安去休养不好?”
“回长安……”唐旭的眼中有着难以言喻的沉重,“家中的娘子说我爱出门鬼混,每日晚上都要查验……”
每天都要交作业?
社会实习生
可怜的老唐。
贾平安觉得他萎的不冤。
唐旭按着城墙,唏嘘不已,“我在此还能休养,若是回去,怕是……哎!如此,便在这里再待几年,等内肾养好了再回去。”
竟然被自家娘子的需求吓得不敢回长安,这……
死是死道友
贾平安忍笑忍的很辛苦。
唐旭淡淡的道:“想笑就笑吧,不过你也该成亲了吧?以后你自然知晓看到自家娘子就躲的苦楚。”
我那边还有两个!
贾平安很是笃定的道:“我却是不虚。”
他一直洁身自好,内外肾都养的极好,外加李半仙曾经给过方子……
“对了,那方子你可还在吃?”
那方子唐旭服用过,说是极好。
唐旭的眼中多了痛苦之色,“这边找不齐那些药材。”
“那你写书信回去,兄弟们自然帮你弄齐了,请人顺路带过来。”
贾平安见他一脸尴尬就明白了,这厮是担心此事广为人知,所以不敢写信让人帮忙带药。
“不过,天然养好的更好。”
贾平安的话给了唐旭极大的安慰,“果真?”
“当然。”
人体就是最玄妙的医术大师,停止伤害后,许多病患都会自我修复。
“他们来了。”
眼力最好的瞭望哨以手遮眉,喊道:“数千人……不对,那是什么?”
他在努力的眺望着。
“数千人……出击!”
姜协却果断下令出击。
你要说担心什么敌军势大……不好意思,大唐军队习惯了以少敌多,再多的敌军我们依旧敢于冲杀。
上千骑兵开始集结,城门打开,随即出击。
贾平安混在了唐旭的军中,阿宝不停的打着响鼻,好像是有些过敏了。
随后步卒出来列阵,跟在骑兵的后面缓缓而行。
城头,邱林喊道:“盯着四处,但凡有发现及时禀告。”
据城而守就有这个优势,居高临下,能先敌发现。
城头的瞭望手突然喊道:“有牛羊,好大一群牛羊,还有……还有好多大车!”
邱林身体一震,“这不是突袭?”
前方的唐军游骑冲了过去,相距百步时,发现那些敌军竟然没拔刀,而是举起了双手在欢呼。
“大唐!大唐!大唐!”
这是什么意思?
这荒腔走板的欢呼声中,游骑们们举手,“止步!”
数千骑缓缓勒马停住,后面的牛羊却在叫唤着,它们急需一个温暖的地方来熬过冬日。
—————
一个长发男策马上前,问道:“敢问大唐可有个叫做贾宝玉的?”
游骑们面面相觑。
“贾宝玉?没有吧?”
“就一个贾平安。”
“哎!你问此人作甚?”
长发男举手表示自己无害,“那一日他带着十余军士到了我们的部族,他说大唐欢迎我们的归附,所以我们来了,整个部族,全部牛羊,还有所有的东西……”
卧槽!
这是来投奔的?
有人问道:“那贾宝玉说了什么?”
这些人竟然不知道……我不会被骗了吧?
长发男喊道:“戒备。”
身后数千人,连妇孺都拿起了兵器,吸着鼻子,一脸的漠然。
若是没有去处,那么他们中的一部分人将会熬不过这个冬天。
被冻饿而死是死,拼杀而死也是死,那何不如拼死试试,击败对手,夺取钱财粮食,甚至是女人和奴隶。
这便是草原的法则,能活就活,有抢掠的就去抢,一句话,除了看老天的眼色过日子,顺带还能去长城里的邻居家打打秋风。
游骑们的脸冷了下来,有人喝问道:“那贾宝玉说了什么?”
长发男冷笑道:“他说自己来自于长安,奉命来巡查漠北。他还说大唐会善待我等,可我看到的是什么?刀枪!”
游骑觉得事儿不对,就说道:“你等先在此等候。”
领军的将领策马回去。
到了中军,并不等姜协问话,将领问道:“谁是贾宝玉?”
“谁?”有人高喊问道。
后面有人在举手。
将领喊道:“贾宝玉,出来!”
举着手的贾平安懵了。
贾宝玉这个名号他只说过两次,最近一次就是在木巴的部族。
难道是木巴他们来了?
卧槽!
功劳!
这个功劳大发了。
贾平安举手上前,姜协问道:“你这个……宝玉难道是字?”
贾平安,字宝玉……
这个不对啊!
作为一个著名人物,我行走江湖得有个匪号吧……贾平安心中狂喜,却认真的道:“在外出行,偶尔也需要一个名号,下官经常以宝玉为号。”
“这个名号不错。宝玉……贾宝玉。”姜协觉得这就是个溺爱孩子的老太太为孙儿取的名字。
可仔细一看贾师傅,可不就是宝玉般的俊美吗?
将领说道:“来的是一个部族,说是有人自称贾宝玉,来自于长安,奉命巡查漠北,说动了他们来归附。”
木巴!
贾平安笑道:“那便是了。那是个突厥部落,因为周围都是铁勒人,所以伪装成了铁勒部族在周围游荡。”
突厥和大唐堪称是死仇,所以击败突厥后,大唐把那些部族都一一收拢了,按照地域划分为都督府管辖,不许有部族单独脱离都督府的辖制,就是担心他们会作乱。
可没想到竟然在这里发现了一个伪装的突厥部族,若是他们和阿史那贺鲁勾搭……
这是燕然都护府的腹地啊!若非贾平安把他们弄出来,天知道这个部族会在以后给大唐带来什么麻烦。
所有人都不禁向贾平安行注目礼!
姜协身体一震,伸手就拍了贾平安一巴掌。
“此乃大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