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jfgg精品都市言情小說 我的1982討論-第兩千四百五十章即將離別鑒賞-r1qo3

我的1982
小說推薦我的1982
这个时代的大学生都清楚,天下没有不散的宴席,每年的高考结束之时,即是大四毕业生离校倒计时之日,就如同到站了的大巴车,无论坐没坐够,尽没尽兴,终点已经到了。
李忠信和寝室当中的牲口们在最后的这段日子里,感情好像一下子就升华了起来,虽然不说这个时间段过了以后是生离死别,但是,也算是差不多少了。
捡宝生涯 吃仙丹
在这样的一个时间段当中,大家虽然有联系方式的人都留下了联系方式,但是,却不啻于一场生离死别。
修真狂龍混都市
这个时候在大学毕业的学生心中都知道,他们毕业以后,有很多人无数年以后都没有再见过面,等到获得对方的消息,对方已经是生死的另一端了。
小女人遇上冷总裁 赛琳娜
老公太霸道 雪见
从大四毕业分开以后,他们会经历找工作,结婚生子,赡养老人等等一系列的事情,地方离的近一些的,或者是在一个城市当中的人,还会有很多的联系,但是,离的太远的,大多数都会失去联系,哪怕是有联系,也不是很多。
像李忠信他们寝室当中,天南海北的人都有,远一点的是柳州的沈龙,长沙的林伟和广州佛山那边的王明和。
他们这些人在南方,其他的人则都是在北方,不说是间隔着千山万水也是差不多了。
像现在这个时候,他们刚刚毕业,感情什么的都在,而且都能够多多联系,但是,时间总会冲淡一切,所以,在这个时候,李忠信他们这些人都多出来了很多感伤。
李忠信虽然不差钱,想要去什么地方也会去什么地方,但是,架不住这几年他的事情多啊!今年毕业以后,他将开始正式主持忠信公司的一切事宜,还要一直盯着金融危机的那个事情,他基本上是分身乏术,到了九八年,李忠信这边还要去面对全国灾难性的大洪水,所以,李忠信心中清楚,他们毕业的这两三年的时间里,想要见到这些牲口是相当难的一件事情了。
这段时间里,李忠信心中总有一丝那种愧疚感,毕竟李忠信现在的身价已经是达到了一种让他同学什么的无法理解的一种地步,但是,李忠信却没有在他们寝室这些牲口毕业的时候,把他们招收到忠信公司当中。
因为这样的一个原因,李忠信请寝室里面的牲口们去吃了几顿好吃的,去了几次练歌房,去尽情地喝酒,尽情地歌唱,来发泄即将分别时候的那种抑郁的心情。
到了练歌房,李忠信他们这个时候也都会唱了很多歌曲,一般都是自己唱,但是,也有一些合唱的歌曲。
这个时候呢!他们一起唱得最多的并不是真心英雄,也不是英雄泪,而是《睡在我上铺的兄弟》。
混沌靈修 車垣
《睡在我上铺的兄弟》是校园民谣的代表作品之一,这首歌曲承载了很多人的青春记忆,歌曲中的纯真感和青春的迷惘是很多人都体验过的。
《睡在我上铺的兄弟》以迥异于流行音乐充满商业味道的歌词和配曲,再加上老狼低沉沧桑的诗情演绎,成为一个时代的经典。
像李忠信他们这样即将大学毕业的大学生是最喜欢唱的,他们想要通过这首歌,来抚慰他们即将毕业的心情,他们也寄希望于这首歌,通过唱这首歌的时候,能够想起来曾经一个寝室,曾经一个盆里吃饭的好兄弟。
李忠信比寝室里的牲口都清楚这个歌的来历,李忠信记得后世时候有过一次对高晓松的采访,得知了他创作出来这首歌的历程。
按照那个时候的说法,说的是有一次,高晓松开广告公司,赚了一些钱后,就请了一些朋友吃饭。
在酒桌上,高晓松接到一个电话,就是睡在他上铺的兄弟打来的,聊了五分钟后高晓松突然把电话一挂,说自己应该写一首歌,歌名就叫《睡在我上铺的兄弟》,一个小时之后高晓松就把歌曲写出来了。
这个事情呢!是一种亲身的经历,没有这样的一种经历,是写不出来这样生动的校园歌曲的。
李忠信他们这个时候寝室里面是八个人,一共四张上下床铺的床,所以他们最能够感受到睡在我上铺的兄弟的那种感觉。
睡在我上铺的兄弟,无声无息的你,你曾经问我的那些问题
,如今再没人问起,分给我烟抽的兄弟,分给我快乐的往昔,你总是猜不对我手里的硬币,摇摇头说这太神秘。你来的信写的越来越客气,关于爱情你只字不提。你说你现在有很多的朋友,却再也不为那些事忧愁。
怎么说呢!这些基本上是唱出来了一些心声,基本上就是这样的一个发展模式,虽然李忠信他们这些人在一起的时候关系都非常好,也都说今后会多多联系,甚至是经常联系,有时间的时候就给对方写信或者是打电话。
但是,这些个事情,他们心中都是心知肚明的,这个时候那怕是关系再好,很多事情说得再好,但是,能不能做到这个事情,那是谁也不清楚的。
那年邂逅你 陌上云吁
信呢!写的时候就像这首歌一样,信越写越客气,彼此之间的那种关系呢!也是越来越疏离,这个是绝对正常的一种情况。
希望,总说是希望大家的关系不会有生疏,关系不会改变,但是,人生在变,每个人走的路在变,所有的东西都在变,那么,大学的那种感情也是会变的。
可以这样来说,李忠信心中十分清楚,大学毕业的同学,哪怕是之前的关系再好,哪怕是发过誓言,但是,可能也就是在对方结婚的时候能够凑到一起去看一看,其他的,想要再相见,那真的很遥远。
睡在我上铺的兄弟,睡在我寂寞的回忆,那些日子里你总说起的女孩,是否送了你她的发带,你说每当你回头看夕阳红,每当你又听到晚钟,从前的点点滴滴会涌起,在你来不及难过的心里,你来的信写的越来越客气,关于爱情你只字不提,你说你现在有很多的朋友,却再也不为那些事忧愁,你问我几时能一起回去,看看我们的宿舍我们的过去,你刻在墙上的字依然清晰,从那时候起就没有人能擦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