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ervu好文筆的都市言情 日月風華討論-第四六零章 伴風雨而來展示-cc7g9

日月風華
小說推薦日月風華
信笺并没有落款,但秦逍只看字迹,就知道这断无可能是秋娘所写。
字迹颇有些潦草,用力极猛,秋娘那般女子写出来的字迹绝无可能如此刚猛。
京都一百零八坊,秦逍所知的里坊屈指可数,信上所说的宣平坊,秦逍根本不知坐落何处,但青衣楼三字却是让秦逍双目一冷。
云山玉水志
秦逍知道秋娘素来节俭,连晚上点油灯都不会浪费灯油,就绝不可能在什么青衣楼设宴。
他拿起盒子中的那绺青丝,发质柔软,确实是女人的发丝。
秦逍的脸色越来越难看,片刻之后,他将信函收起,又将那绺青丝放入自己的怀中,整理了一下衣衫,这才走出门,直接向库部司的马厩走过去。
雨势似乎大了一下,屋檐上的瓦片积起了雨水,随即顺着缝隙流淌下来。
秦逍走进马厩,几名马夫正坐在棚子里说笑,见得秦逍直接进了马厩,解开黑霸王的马缰绳翻身上马,都有些诧异,其中一人叫道:“秦令吏,你这是要去哪里?部堂大人有令,衙门里……!”
他还没说完,黑霸王一声长嘶,已经从马厩冲出来,秦逍看也不看几人,直接向马厩外面驰马而去。
到了兵部侧门,侧门倒是敞开着,只是有卫兵在守护,见得秦逍驰马而来,两名守卫立刻横身拦住大门,一人大声道:“部堂有令……!”还没多言,那匹神骏的宝马已经如风般席卷而来,丝毫没有驻足的意思。
两名守卫都是吃了一惊。
这黑霸王块头极大,若真是被这匹马冲撞上,不死也要重伤,两人几乎是同时惊呼一声,左右闪开,眼睁睁看着黑霸王冲出院门,等两人回过神来,黑霸王早已经去得远了。
秦逍马不停蹄,脸色冷峻,人马如风,在雨中穿街过坊,直接回到乌衣坊苦水巷。
到得顾家院门前,只见院门被带上,秦逍下了马来,上前直接推开了门,院内一片宁静,忽闻得天边响起一阵惊雷,秦逍抬头看了看天空,阴沉昏暗的天空显得冷漠而无情。
他走到厨房边,向里面瞧了一眼,瞅见一把菜刀放在砧板上,缓步走过去,拿起菜刀,再不耽搁,转身出了门,翻身上马。
到得乌衣坊坊门处,秦逍勒住马,向守卫问道:“宣平坊在何处?”
他今日出来,还穿着一身官服,守卫忙说明了宣平坊的位置,距离乌衣坊还是颇有些路途,问明所在,秦逍又问道:“宣平坊的青衣楼你可知晓?”
“青衣楼?”守卫一怔,点头道:“青衣楼是青衣堂坐堂蒋千行的宅子,到了宣平坊,一问便知。”
秦逍心下冷笑,他之前看到信函中“青衣楼”三字,就隐隐感觉和青衣堂脱不了干系,想不到青衣楼就是青衣堂的巢穴。
此刻却已经是完全确定,那只盒子当然是青衣堂派人送到兵部,而且秋娘现在很可能落在青衣堂的手中。
他不想让顾白衣知道此事,顾白衣虽然智略过人,但毕竟只是一名文书朗,即使知道秋娘被青衣堂的人挟持,却也无可奈何。
而且青衣堂挟持秋娘,自然不是为了为难一个小小的船娘,其目的完全是冲着自己过来,换句话说,如果秋娘真的落在他们手中,那就是受了自己的牵累,这件事情自然只能由自己去解决。
只是青衣堂明知道自己已经在兵部当差,竟然还大摇大摆派人送盒子去兵部交给自己,当真是嚣张至极。
信函中的内容,秦逍自然也是明白,对方挟持秋娘,逼迫自己前往青衣楼赴宴,而且规定自己必须在酉时之前赶到,如若不能按时抵达,就要对秋娘不利。
秦逍并不怀疑青衣堂的胆量。
这帮人在天子脚下欺行霸市,背后的靠山自然非比寻常,要对付一个小小的船娘,自然是轻而易举的事情。
但青衣堂忽然挟持秋娘逼迫自己前往青衣楼,选在这敏感时候,秦逍隐隐觉得背后必有蹊跷。
重生家和萬事興
他心里很清楚,所谓的青衣楼设宴,当然是青衣堂布下的陷阱。
可是明知那边是陷阱,只要秋娘在对方手中,自己根本不可能退缩。
秦逍骑马来到宣平坊的时候,雨势非但没有减弱的迹象,反倒是下的更大。
末世狙神
风雨之中,秦逍找人问了一下青衣楼的所在,单人匹马直接向青衣楼的位置过去。
青衣楼不但是在宣平坊名声赫赫,便是在整个京都城,那也是大大有名。
青衣楼是一座宅邸的名称,更是京都两大帮会之一青衣堂的巢穴所在,青衣堂坐堂大爷蒋千行便住在青衣楼里。
宅邸之内,有一座五层高的高楼,宛若宝塔一般,这是宣平坊内最高的一处建筑,身处高楼,可以俯瞰整个宣平坊,而这座宅邸也是因为这座楼而得名。
宅邸两边砌了两道高墙,一条巷子直通向前面的长街,这条巷子十分宽阔,并行两辆马车不成问题。
从青衣楼正门顺着巷子往前,走上一百步,就正好进入长街,所以蒋千行将这条巷子命名为百步巷。
武道修煉系統
虽然从长街到青衣楼只有百步之遥,但除了青衣楼的人,能够顺利走过这道巷子到达青衣楼正门的人却是凤毛麟角。
今天的百步巷一如既往地幽静,静到雨落的声音有若雷鸣,静到春风刮过的声音宛若松涛。
这条宽阔的巷子被雨水打湿过后,青石板就像是细细擦拭过。
宅邸内那栋高楼式样精致,古色古香,五楼还有外廊,此时的外廊栏杆后面,一名锦衣贵公子正双手搭在栏杆上,身体前倾,一双眼睛直直看着百步巷的入口处,脸上有一丝兴奋,更多的是期待。
锦衣贵公子二十六七岁年纪,样貌倒也端正,只是脸色有些发白,气色并不是很好。
在贵公子身后,则是一名年过四旬的中年人,身穿青色长袍,头戴青色布帽,一脸横肉,满是江湖气,最显眼的是他的左眼戴着眼罩,却是个独眼龙。
看出贵公子的兴奋,青衣独眼龙轻笑道:“小侯爷,给他的时间是酉时之前抵达,这才刚到申时,距离酉时还早,不必着急,先进去歇息片刻。”
“本侯就在这里等着他来。”小侯爷握起一只拳头,冷笑道:“我要亲眼看到他被砍成肉泥。”
独眼龙笑道:“只要他有胆量过来,那就必死无疑,小侯爷放心就是。现在最要紧的问题,便是那人知道是青衣堂邀请他过来,心下害怕,不敢前来赴约,如此今日的目的也就达不到了。”
“那个女人在哪里?”小侯爷回过头问道。
独眼龙抬起手臂,轻拍了拍,很快,就有两名青衣壮汉推搡着一名女子过来,那女子双臂被反绑在后面,嘴里塞着东西,发髻凌乱,不是秋娘却又是谁。
冷王缠情:误惹天才医妃
秋娘眼眸里既有惊恐,亦有愤怒。
小侯爷转身走到秋娘面前,伸出手,捏住了秋娘的下巴,秋娘摇头挣扎,只是小侯爷的手劲极大,一时挣脱不开。
“虽然年纪大了些,却也算风韵犹存。”小侯爷冷笑道:“蒋老大,你说秦逍真的会为这个女人不顾性命跑过来?”
蒋千行十分淡定,微笑道:“秦逍来京都之后,和顾家姐弟交情极好。他刚来京都,就为了这个女人和我们青衣堂大动手脚,依我之见,秦逍应该真的是看上了这个女人,否则不可能为了这个女人和我青衣堂为敌。”
“有道理。”小侯爷依然捏着秋娘下巴,就像鉴赏玩物一般打量秋娘,笑道:“将秦逍迷的神魂颠倒,不惜与青衣堂为敌,这女人还真是有些本事。不过她眉锁腰直、颈细背挺,似乎并没有上过男人的床,蒋老大,你说那秦逍是不是愚蠢透顶,连这女人都没碰过,竟然为她与你们结仇,那是连猪也不如。”
青衣独眼龙自然就是青衣堂坐堂大爷蒋千行,瞥了秋娘一眼,含笑道:“小侯爷说的不错,这女人明显还是处子之身,这倒不是坏事,回头正好让小侯爷调教调教,让她明白什么是男人的味道。”
两人口出污语,秋娘又羞又怒,拼力挣扎,但那两名青衣壮汉死死按住她肩头,她一柔弱女子,又如何能够挣脱的动。
小侯爷终于松开手,淡淡道:“市井女子,卑贱得很,如果不是想让姓秦的死不瞑目,本侯才不愿意动弹这样卑贱的女人。不过今日要是能活捉了姓秦的,本侯就当着他的面调教他的心上人,让他亲眼看看与我们为敌的下场。”背负双手,上下打量了秋娘一番,怪笑道:“不过这女人胸挺臀翘,真要是玩弄起来,滋味应该也不会太差。”
秋娘目中喷火,蒋千行却已经挥挥手,那两名青衣壮汉立时将秋娘带了下去。
天边又响起一声惊雷,小侯爷转过身,回到外廊,双手再次搭在栏杆上,抬眼向巷口望过去,身体陡然一震。
寂静的百步巷口,出现孤单的一骑,骏马高大,骑士单薄,风雨之中,一人一马就那般突然出现在巷口,欺风驾雨而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