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ct5w火熱都市小说 序列玩家 起點-第二百二十七章 被迫白嫖閲讀-bbw28

序列玩家
小說推薦序列玩家
1月31号,下午。天气预报没有出现差错,天空中落下了漂泊大雨。
距离目标路口数公里外的一辆车上。
三人默默的等待时间。
“黑伞是登上公交车的标识,而我们只有一把黑伞。只能上去一个人。”何峰拿起李长河丢出的黑伞,那是一柄长杆黑伞,伞面上带给他一种阴冷的潮湿的触感。
这把伞被刘烟藏在别墅内的沙发下,不时还拿出来擦拭显然十分爱惜。
“只进去一个人的话,太过危险。”坐在驾驶座上的白洛河回头说:“你们两人虽然都很强,但面对一个战力未知的陌生环境。还是不要独自前往比较好。”
“我知道。”李长河点头说:“所以我特地请来了外援。剩下的就是等待便可。”
正想着,【好友】中月神便发来了一个邮件。
李长河脸色微动,只见手中空间波动一闪,出现了一把一模一样的黑色长柄伞。
“赶上了吧?根据你提供的信息,我的盟友们找到了那个家伙。”月神回应着:“并找到了这把黑伞。”
霸情:龙少,你太黑
“多谢,帮大忙了。”
“小意思。这种私人恩怨,你身为官方的确不好出力。”月神对于李长河身为官方玩家,却要请自己帮忙的事件并不在意。
他与李长河多次合作战斗,这点小忙自认为小意思而已。
“可惜,你要是愿意等到大唐任务过后,再去报仇。我就好给你压阵了。到时候让你开开眼界。”月神此刻距离LV10只剩下200点的经验差距,一旦大唐任务完成,他便是LV10的【玩家】。解锁序列基因后,他的战力还会有所提升。
“总会看见的。大唐见。”
“大唐见。”月神又忽然回应说:“对了,你得小心的。我的盟友在寻找黑伞时,发现了另一伙人。”
“另一伙人?”李长河一愣,还有人在寻找黑伞?会是谁?
“嗯,几个外国人。不清楚是不是玩家。”月神回复道:“他们没有你这般详细的情报,在我们找到黑伞后,他们还在那瞎转悠。反正,你自个小心点。”
“行,多谢了。”李长河吐息着,大前天他在离开梦幻游轮后,便请月神帮忙寻找一个黑伞拥有者。
月神说过自己在华国西北地区,他所在的玩家组织也在那一块区域。
为了不打草惊蛇,李长河不好再对南浙内的黑伞拥有者在下手。
毕竟,也不是所有人都像刘烟那般丧心病狂。
好在,月神的盟友们很靠谱。在入夜之前,便搞来了第二把黑伞。
不过,居然也有人打起了黑伞的想法。这倒是意料之外。
自己还是靠魔镜的能力找到这些的家伙的。

苏科是沧海市的老司机,开了十多年车,运过形形色色的客人。
这使得他能言善道,练就了一嘴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的本领。
无论是社会大哥似的壮汉,还是一脸人间不值的上班族,亦或者失恋落魄的年轻人。
他都能谈笑风生,甚至开导一番。
这使得他的好评率极高。
可此刻,行驶在风景逐渐荒芜的公路上,耳边响起密集的雨声,苏科一言不发。
老老实实的紧握方向盘。全然没有和身后那位顾客聊天的意向。
同时心里在懊悔着,自己为什么要接个顺风车单子。
不接单子,就不会遇到这位乘客。
不遇到这位乘客,就不会来这个鬼地方!
苏科瞄了眼后视镜,见后座上的青年穿着一身厚实的黑色冬衣,带着一把黑色的雨水。
他脸色苍白黑眼圈十分明显,双眼有些发红,像是很长时间没有睡过安稳觉。
单是这些,其实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不少程序员都是这幅样子,他至少发际线还很健康。比程序员们幸福多了。
可让苏科觉得这人很不正常。
他面容憔悴,眼睛却四处乱转,像是在警戒什么,神经兮兮的。
脖颈间能隐约看到狰狞的勒痕,像是被人用丝线割喉过似的。
要搁平时,苏科也不算在意,最多问问要不要去医院或警察局。
可这男子声音低沉且沙哑的说出了一个地名。那是一个公路的路口。
苏科心里一紧,身为本地的老司机,他当然知道那个地方。
不过,这大晚上的,还下着大雨。独自一人去那种地方干什么?
那里可是一片荒郊野岭啊,连个路灯都没有。
毕竟司机们自己的圈子里,也有古怪的传闻。
比如一位司机说,曾在大半夜拉了一位脸色异常苍白,身着红衣女人去某个郊区。
一路无话,那司机偶尔看向后视镜的时候,却可以看到那女人那猩红的双眼死死的盯着自己的后背。吓的他差点抽过去。
重生之嫡妻二嫁
小迷糊的幸福人生 洛斯基
好在女人没有别的举动,安全到站后,那位司机连钱都没敢收。
也有说,载来的乘客浑身包裹的很严实,上车后却让那位司机闻到一股奇怪的味道。
重生女生之腹黑王妃 天思豬豬
不是汗臭,而是某种难以形容的气味。
那次司机到是收了钱,可后来觉得越来越不对劲,就托人打听。
后来有人说,他运的不是活物。
異界屠神雇傭兵
对于这种传言,苏科是不信的。
装神弄鬼的,没准就是为了省车费。
对此,苏科可是放言出去。就是真的有鬼上车,自己也得问他拿车钱。
因为他根本不相信啊。
可这个男人给苏科的感觉就不一样,他在畏惧某种事物,眼睛不时看向车窗外,仿佛随时要弃车逃跑一般。
嘴里还胡乱念叨着‘阿弥陀佛’和九字真言。
双眼不是闪过痛苦和惊惧,最后呢喃着‘别来找我’之类的话语。
这气氛连司机苏科都觉得有些不安。好像的确有什么东西紧跟着车辆,在男子上车后,车上的空调都不好使了。
某股寒意仿佛盖过了空调吹出的热风,让苏科脊背有些发凉。
一路无话。
当身后的青年下车,打开那柄黑伞,站在雨里时。
绝代医圣
苏科心里无端的恐惧起来,连车钱都没接。直接开车离去。
看的李长河一脸茫然,搞什么啊?车钱都不要了?小白化的妆就这么吓人吗?
没错,那个像是被什么不干净的东西缠住的年轻人,便是伪装过后的李长河。
“这是被迫…白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