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of76非常不錯都市言情 秦時明月之人宗門徒-第二百二十一章 南陽降秦【求訂閱】分享-glgk2

秦時明月之人宗門徒
小說推薦秦時明月之人宗門徒
接下来的几天,蒙武完全是废寝忘食的钻进了《六军镜》中,里边的各种兵种的用法,地形对应战阵都做出来解释和注明,让蒙武惊为天人,看着无尘子眼神更是充满了狂热。
只是,六军镜居然只有一半,他感觉还缺少了很多。不知道是无尘子故意没给他,还是没有书写出来。但是他又不好意思开口去问,毕竟道家人做事都是神神叨叨的。所以他现在是搔首踟蹰,想着怎么提醒暗示无尘子把剩下部分写出来,或者交给他。
“国师大人是不是跟赵国有仇?”蒙武看着无尘子问道。
无尘子愣了愣,我就去赵国浪过一次,跟我有仇的都被我跟晓梦埋了,还有谁敢跟我有仇?但是又瞬间明白了,李靖一生都在四处征战,但是最辉煌的还是打进了大草原,灭了突厥王庭,所以他的兵法里更多的是对抗骑兵的方法。
七国之中,论骑兵,当属赵国第一,赵武灵王胡服骑射,让赵国成为三晋第一大国。而且大唐陌刀卫也是模仿秦国的锐士和魏国魏武卒建立起来的。所以完全可以把秦锐士当做陌刀卫来用。
“你想要剩下的兵书就直说,不用这么拐弯抹角。”无尘子开口说道。
蒙武一阵尴尬,然后死皮赖脸的说道:“请国师大人赐书。”
无尘子愣了愣,你属狗的么,我也是凭借记忆就记得这些,那剩下的部分都没看过,我怎么写给你。
“你信不信,我给你讲故事?”无尘子直接祭出屡试不爽的大杀器。
蒙武一愣,瞬间开心了,无尘子讲故事好啊,无尘子给道家弟子讲故事,然后道家弟子突破的不少。给吕相讲故事,然后吕相居然可以著书立说了。那给自己讲故事,自己再见到王翦的时候还不是能把王翦摁在地上摩擦。
“国师大人请讲!”蒙武渴望的看着他。
无尘子愣住了,你是真属狗的么,这样都赶不走,还是对兵书真的痴迷到了连生死都能置身事外了。这么不按套路出牌,让我怎么办。
壹顆糖果的故事 微笑君主
“我突然又不想说了。”无尘子转身就走,真以为我的故事说不完啊。
蒙武看着无尘子离开的身影,叹了口气,看来是自己太笨了,所以无尘子觉得半部兵书已经够自己受用一生了。不行,得想办法把蒙恬和蒙毅这两个儿子搞过来,死皮赖脸的一定要把兵书蹭全了。
秦国军中家族,白家有白起留下的兵书,司马家也有司马错留下的兵书,老爹没有留下兵书,自己也废了,所以,只能指望两个儿子了。
无尘子一直都是在躲着蒙武,这家伙也不看看自己多大岁数了,蒙恬,蒙毅都很自己一般大了,还觍着脸要当自己学生,就像抠出剩下的半部。我要是记得住,我是那种会藏着掖着的人么,不拿出来嘚瑟,混个兵家大佬之名,还是我的风格?
南阳城里,韩国大营,血衣侯白亦非带着三千雪衣卫,看着一干将校,旁边是一地的尸体,不愿降的都被他杀了。
馭獸狂妃:魔帝靠邊站
天价前妻:总裁滚远点【完结】
“愿意跟我降的,站到左边,不愿降的本侯亲自送你们上路。”血衣侯看着剩下的将校说道。
所有将校都站到了左边,只剩下少数几个人现在原地不动,死死地盯着白亦非。
“不用这么看着我,也不要跟我说你们是多么的爱这个国。比起爱国,我不比你们差,但是韩国已经没救了,我能做的就是保下南阳,保住这些兄弟袍泽的性命。”血衣侯冷漠的看着站在原地的人,他已经跟他们解释了为什么要降,但是这些人却是只知道一心将韩国打成齑粉,也要保存自己封地,自己的家?
血衣侯没有留情,长剑划过,人头飞起,喷涌的鲜血将大地染红,使得血衣更加艳丽几分。
“将这些人头送去秦军大营。”白亦非冰冷的说道。
雪衣卫点了点头,收拢了人头,装了一车,送往了秦国大营,然后又退回了南阳。
“韩军这是做什么?”蒙武等人都是开到了营门,看着一车车的人头,完全看不懂是什么情况。
无尘子也带着少司命和弄玉来到了营门前,无尘子看着一车车的人头,瞬间明白了,这是血衣侯在告诉他,整个南阳已经被他掌控了。
弄玉看着满车的人头,脸色发白,直接转身就跑去吞了。但是却没有人去笑话她,因为同样有着不少人一样在一旁吐着。
“国师大人,这是?”蒙武看向无尘子问道。
“传令全军,明日进城。”无尘子说道。
蒙武瞬间呆住了,韩军这是投降了?是自己没睡醒,还是韩国没睡醒?
第二天,无尘子带着五万秦军徐徐逼近了南阳城。
一身雪衣的白亦非则是带着十万大军列阵城外,看着缓缓前来的秦军,双方对峙着,已经不足百丈。
蒙武也是有些发寒,太近了。这个距离足够韩军的箭雨覆盖了。
无尘子带着少司命和墨鸦缓缓的走向前,白亦非同样是骑着白马缓缓前来,身边只有一个侍从,手里拖着一个白布盖着的托盒。
还有不到十丈时,白亦非主动下马,步行向前,而无尘子则是停下了脚步,静静的等着白亦非的前来。
走到无尘子身前,白亦非眼神复杂,他知道,这一跪,他就再也回不了头了,所以他回头看了一眼身后的大军和南阳高大的城墙,想着城墙下面的百姓。将双剑卸下放到了托盒上,从侍从手中接过托盒,重重的一跪,双手将放置着南阳地图和城守印信,韩军虎符和自己双剑的托盒艰难的举过头顶。
无尘子伸手接过托盒,却没有拿动。
“记得你答应过我的!”白亦非说道,这才松开了双手。
“我答应过的事从来没有失约的。”无尘子平静的说道,接过托盒,然后转交给墨鸦,将周天子剑举过头顶。
“秦国万胜!”无尘子吼道。
秦军见到无尘子接收了白亦非递过的托盒,瞬间欢呼起来,看到无尘子将天子剑举过头顶,瞬间炸裂。
“秦国万胜!秦军万胜!”
秦军爆发出冲天的吼声,笙旗招展,气势冲霄。
而韩国大军中却是一片寂静萧瑟,呜咽声时不时传出。
“卸甲!”血衣侯闭上眼,发出了最后一道韩国军令。
“叮叮叮~”一片稀稀拉拉的声音,最终十万韩军都放下手中的兵器,卸下了韩旗,退后百步,等着秦军前来接受他们卸下的兵甲,然后被秦军送入秦军大营看管。
直到接收完兵器,俘虏羁押完毕,无尘子和蒙武才松了口气,毕竟这是十万人,他们只有五万。
南阳城头也升起了秦国的黑龙大旗,宣誓着这片土地易主了。正式成为了秦国的土地。
“你打算怎么对待这里的百姓,还有这些士兵?”白亦非跟在无尘子身边,并没有跟其他人一样成为俘虏。
“他们已经是秦国的百姓,跟秦人一样享有同样的地位,并无二致。”无尘子说道。
白亦非点了点头,韩国只有了南阳最后一个富庶的郡城,所以南阳的税也比秦国要高上许多。秦国税法,三十税一,战时十五税一,而南阳却是十税取三。这也是他为什么愿意投秦的原因,因为只有这样,南阳百姓才能过的更好。
“蒙武,约束大军,不得进犯百姓,违令者斩!”无尘子看向蒙武说道,千里之堤溃于蚁穴,他们本来就是入侵者,再激起民愤就难以收场了。
“陈平那混蛋呢,从咸阳带送几百个官员有这么难么,干什么吃的!”无尘子看着满屋的竹简和事务,一个头两个大,他什么时候会这些了。
杀出生路 动荡
白亦非却是正好相反,无论是军务还是郡守事务都处理的得心应手。
“你还会这些?”无尘子呆住了,你不是个将军么,怎么还会文官做的事?
“没人告诉你,我除了是韩国侯爷,上将军,还是南阳郡守?”白亦非淡淡的说道。
无尘子呆住了,实锤了,你特么的就是内史腾啊。军政都懂的人不当生产队的驴来使用,那岂不是白瞎了一身的才学。
蒙武是开心的,他也不会内政啊,所以他就带着秦军去接收了南阳全境,并且暗中把那些贵族都给灭口了。
“这些士卒你打算怎么办?”白亦非看向无尘子问道,所有的政令都是经他手出去的,所以他也相信了无尘子的话,不会侵略南阳。只是这十万降卒,却都是嘴啊,每天的消耗也是他们支撑不起的,尤其是又没有了新郑的粮草供给。
“他们已经是秦军了,你不知道么?”无尘子愣了愣,我都把他们变成秦军了呀,跟着秦军混编到了一起。
白亦非呆住了,我只是呆在这里暂时替你们打理了十来天政务,我的手下就都成你们的了?
“你是怎么做到的?”白亦非沉默了一阵问道。
“我就告诉他们,你们跟着我,就是秦国将士,拥有秦国将士同等的身份,同样可以军功封爵。”无尘子说道。
“就这么简单?”白亦非不敢相信,他手下不可能就这么投秦了。
“当然没这么简单,我跟投了的人说,记住以前跟你有仇的那些家伙,等我们攻韩的时候,你们就去打他家,霸占他妻子房子,让儿子叫你们做爹。”无尘子说道。
“然后我又去跟那些没有投的将士说,这些投秦的家伙都不是好人,他们等着我们大军开拔的时候,去霸占你们房子妻子,还打你们儿子,你们儿子还得管他叫爹。”无尘子说道。
“最后都没用我们再管,他们就自己打了起来,最后都同意加入秦军了。”无尘子继续说道。
白亦非目瞪口呆,你是魔鬼么,这种事情谁受得了。
“那也有大半将士都是南阳子弟,他们不会投才对。”白亦非想了想问道。
“我跟他们说了,他们头上的贵族都没了,土地都给他们均分了,但是总得有人来管理啊,回去能干什么,还不如跟着我,将来军功封爵,也能成为他们曾经头上的的贵族。”无尘子说道。
白亦非叹了口气,彻底的服气了,仔细的看了无尘子一眼,你怕不是名家出来的吧,挑拨离间和漫天胡说耍的一来来的。
“南阳投了?十万韩军投秦?”咸阳城里秦王嬴政,国尉缭,丞相吕不韦,廷尉李斯,御史大夫陈平都是呆住了,五万人让十万人投了,你们管的过来么?
“老师给你的。”嬴政将一封竹简丢给陈平。
陈平捡了起来,快速看了一眼,瞬间脸就垮了,看向吕不韦和李斯,又是要人,而且开口就是一千,我去哪给你弄出来。
吕不韦和李斯都早就知道竹简的内容,仰头望天,不管我的事,反正是问你要人,你凑不出被记恨也跟我们没关系。
“今天天气不错,对吧,廷尉大人?”吕不韦说道。
李斯点了点头,道:“确实不错,要不我陪相国大人去城外走走?”
“好!”吕不韦点了点头,只要不关我的事,那就没事。
陈平期冀的看向嬴政,嬴政一颤,一千多人啊,寡人也挤不出来啊。
“好久没带扶苏外出踏青了,不如我们君臣一起?”嬴政想了想看向吕不韦和李斯。
“臣等荣幸。”吕不韦和李斯急忙说道。
陈平瞬间眼泪都流下来了,该死的萧何,让你搞个科举,这么久弄不出来,要你何用!
招贤馆里,升任主事的萧何一颤,又是那个大佬惦记上我刚拉来的人了?
我是不是有病,本以为是来秦国招贤馆里混口饭,养养老,说不定还能混到上卿位置。结果这么多事,忙的饭都吃不上,差点被饿死。还有谁说秦国人才济济的,各府大佬三天两头就来要人,看上了谁都是直接带走。害的他天天都在加班!该死的陈平,骗自己说秦国没月有四天休沐,结果你看到我的黑眼圈和血丝了么?
“曹参,你死哪去了?让你做的事做好了么?”萧何暴躁的吼道。
一头鸡窝的曹参从经卷堆里钻了出来,看着萧何,问道:“那么多事,你说的是哪一件?”
萧何看着比自己好不到哪里去的曹参,叹了口气,好吧,我就是随口吼吼而已,我也不知道要叫你干嘛了。
“一千人!”萧何看着从秦王宫里回来的陈平,瞬间炸毛,直接跳起来掐着陈平的脖子,你就不会讨价还价,都是年轻人,别以为你是御史大夫我就不敢打你,大不了把我抓起来,我还能在大牢里休息几天。
“国师大人要的,你有本事去跟国师大人讨价还价。”陈平同样不怵萧何,反正我们都是战五渣,我还怕你不成。
于是两个人直接扭打在一起,招贤馆其他官员都已经习以为常了,埋头做着自己的事,看看天色,凉了,今晚又要通宵了。
该死的两个弱鸡上司,同样是上卿,你就不能给下属争取点休沐吗?
“再加十万人的粮草,他无尘子去哪弄来的十万大军!”刚回到相国府的吕不韦直接脚一滑,扑在门槛上,我刚笑完陈平,你就不放过我。
“国师大人收编了韩国的十万大军,连带韩国上将军血衣侯白亦非也投了秦,大王已经下旨封白亦非为秦国内史,赐名腾。”秦王宫特使说道。
“知道了!”吕不韦从地上爬了起来,还好老子有关中,多供应十万人也不是问题。
“五百法官!”刚回到家的李斯也呆住了,我还天天追着陈平屁胡要人,你居然来跟我要人,你一个南阳有那么多官位空缺?
“他是去打仗还是去捡人了?”嬴政也不好过,看着武关送来的奏章,你是去打仗啊,怎么越打还人越多,多了十万军队,又多了近五十万的百姓。然后还要给这些百姓登记造册,还要派宗室去安抚,我秦国宗室还有人嘛,你自己搞得第五天人道令弄走了我多少人你不知道么?宗室还有个鬼人啊!
第二天朝会,嬴政,李斯,吕不韦,陈平,缭都是一脸的苦闷。互相对视一眼,叹了口气。
然后,嬴政,吕不韦,陈平,李斯都是看向缭,我们都是因为各种事被搞得心力交瘁,关你什么事你凑什么热闹?
“你有什么好叹气?”嬴政看向缭问道。
“我这不是为了配合大王你们,合群一些嘛。”缭说道,我总不能说我收到蒙武送来的兵书开心的不得了吧。
“寡人什么都没看到!”嬴政说着走出了大殿。
李斯,陈平,吕不韦都是看向缭,摩拳擦掌,打不过无尘子,我们还收拾不了你?
“我是天人极境,你们确定要跟我动手?”缭淡淡的开口道。
吕不韦三人一愣,擦,怎么样了这个老家伙是个恐怖人物。
“秦王宫里有道家设下的法阵,所有人都一样。”盖聂淡淡的说道,然后走出了大殿,跟在嬴政身后。
“寡人也忍不住了!”嬴政想了想说道,然后也冲进了大殿之中。
盖聂叹了口气,何必呢,这种时候不躲着这四人,还在他们眼前晃荡,不是等着挨揍。真以为这帮人看你年纪大了就不会动手了?
“年轻人不讲武德!”缭吼道,却是被陈平和李斯直接扑住,谁让你仗着修为一直保持着三十多的容貌,我就把你当三十多岁来揍!
南阳叛投,血衣侯白亦非带兵投诚,直接在七国引起了震动,跟秦国的一片哀叹和欢乐不一样的是,韩国蒙了,整个新郑都呆住了,血衣侯居然直接投了,那他们拿什么去抵挡秦国和齐国的大军,而且这么一算下来,齐国十万,秦国二十五,足足三十五万大军,再加上叛投的十万,加起来四十五万大军比新郑人口还多了,拿什么来抵抗。
“无尘子是怎么做到的?”李牧一脸的难以置信,这比他赶猪一样赶着燕国大军还要天方夜谭,五万人让有些十万人守城的南阳投了,然后还全军叛变,倒戈相对。
“来不及了,救不了了,等灭国吧。”李牧叹了口气。
他还想着早点打完,然后联合魏楚去救一波,结果你们自己不争气,不战而降就算了,还摇身一变,成了秦军,鬼知道我们去了,你们会不会再来一次倒戈,把我们全都留在那里。
王翦一样是蒙的,我说你怎么还留十万大军在野王据守,可是你是怎么做到让人投了,还能倒戈相向的。这不是国中内斗,是两国相对啊。
亿万独宠:少主的私藏新娘
九转神魂 黑色鳞片
齐国大军中,即墨大夫也是呆住了,这么算下来,秦国在韩就有了三十五万的大军了,自己这十万人去了,会不会被秦国给一个不小心一起弄死了,这可不是开玩笑,齐国也没多少军备,真把他们这十万大军给吞了,齐国哭都没地方哭。
鐵血兵魂 兄弟聯盟
“要不我们撤军吧?”即墨想了想说道,这时候就别想什么跟秦国抢韩国武备库了,苟命要紧,反正他们就是来出口气的,韩国都没了,谁打的还重要么,再说了,我回去说是被我齐军吓得灭国了也是可以的呀。
齐国将帅都是点了点头,这时候去韩国真的是去送菜,呐喊助威都用不到他们了。还不如退回去,也准备过冬了,军需耗费也会更多。齐国可没准备那么多的大军过冬物资,能省一点省一点呗,反正拿到了陶邑,已经不亏了。
魏国为直接怂了,本来想着要么能救就救一波,不能救就乘火打劫一波,怎么都不亏,现在,算了,撤了撤了,这特么就是怪物,人越打越多,还怎么玩。
新郑城内一片风声鹤唳,百姓世家贵族也是开启逃的逃,跑的跑,一度繁荣的新郑变得萧条,大街上也没有了往日的喧闹,店铺关门,小贩不再。
“你现在知道,你们面对的是怎么样的对手了吧?”伏念看着张良问道,其实他也被吓到了,别人出征,人越来越少,你越打越多,这根本就不是一个游戏。
张良五味杂陈,他千算万算都没算到,血衣侯白亦非居然投了,拱手将南阳送了出去,这也就算了,至少十万大军也能拖住秦国差不多数量的大军来看守吧。结果,你跟我说,这十万韩军变成了秦军,这还怎么玩。
“走吧,跟我回齐国小圣贤庄。”伏念说道,再不走秦军就到了,到时候想走也走不了。
张良叹了口气,点了点头,带着几十个张氏族人跟着小圣贤庄弟子离开了韩国。
ps:QQ:979772892
妖孽學生 張三愛李四
感谢Mi Manchi的万赏,超长大章送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