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d5qi都市言情小說 異界小賣鋪笔趣-第920章 這不對勁!看書-jlm31

異界小賣鋪
小說推薦異界小賣鋪
傅洛尘搭着沐阳的肩膀,摊开右手说道:“怎么?就不能是咱们大师兄足够优秀,天赋超然,得到大帝赏识?”
沐阳瞥了他一眼,无语道:“这话你自己信吗?咱们这次来帝都,见过多少天才,你心里没数吗?不可能只是单单因为天赋,一定有别的原因,而且,我总有种不好的预感,阿月你说,在这个位置上,咱们大师兄该不会要吃亏吧?”
禦劍傾城 綿羊雅
落月其实一路上也是若有所思,沐阳估计她其实也在思考这件事。
落月饶有兴致地看了一眼云烟,问道:“你觉得呢?”
美女與教授
我是大祖宗
至尊剑魔
“帝王之心,云烟猜不透。”
落月又把目光转移到了无轩和谭星剑身上,“二位的见解呢?”
无轩思考了片刻,双手撑着膝盖说道:“不好说,也有可能是以此举鼓舞各界弟子,只要再盛会中出彩,就有可能被重要,此举必定会使得各界子弟更加拼命努力,如此一来,便会有源源不断的人才送往帝都。”
然而谭星剑却连连摆手摇头,“我看不止这么简单,的确,此举却是有这么个作用,可是圣子圣女之位太过特殊,即便后人再努力,也不可能再获如此殊荣,虽无爵位,可地位几乎只在陛下之下,这皇命,捉摸不透啊。”
兜了一圈,还是没人参透,落月微微一笑,看向沐阳:“帝王之术,无比繁杂,既然猜不透,便不去猜,顺势而为,时间会告诉我们答案。”
这个道理沐阳是懂的,他只是为东方君尧担心而已,他郑重问道:“那阿月你认为,这是好事还是坏事?”
“我与你的想法一样,只是,现在定论,为时尚早。”
异世神级鉴赏大师
也就是说,落月也有不好的预感,事出反常必有妖,本事一件大喜事,可是东方君尧的未来与命运,突然就变得扑朔迷离了。
逼婚成癮 晚晴雪色
星河霸图 第五维度
沐阳叹息道:“都说伴君如伴虎,如今我算是见识了。”
他望着窗外,这浩瀚的皇宫,充满城府,想来他没有留下,或许是对的选择吧,经过这短暂的相处,沐阳觉得,这个北冥大帝绝对不是简单的人物,令人猜不透,甚至连是敌是友,都难以分辨啊。
而且,各方势力拉拢人才,也被大帝默许,多少势力暗潮涌动,北冥帝都,水太深了。
狗哥似是看出了沐阳的心思,沉闷地问道:“你还准备来这帝都吗?”
沐阳笑了笑,“来,当然要来,就算为了阿月,我也一定要来,只有这个地方,才能更接近她。”
“唉,好吧,我便随你一同闯这无底潭水。”
回到驿馆之后,众人各自回房休息,简单收拾了一下,便准备明日启程返航了,本来他们还准备在这里多游玩几日,可是今日之事让他们明白,帝都,乃是是非之地,能远离则远离。
房间内,沐阳和狗哥趴在桌子上,研究着北冥大帝赐予他的山水画。
“唉,上次给阿月看画,看出个藏宝图来,不知道这幅画里又藏着什么。”
看了半天,沐阳感觉这就是一副普通的画,不过画工精湛,绝对出自名家之手,上面有些许灵力逸散。
狗哥凑在画轴上闻了一下,“这画有宝贝的味道,好像被某种禁制给封印了。”
“封印?我连法阵都没看出来,说明这封印之术一定很高等,那他还让我研究个屁?”
沐阳错愕,这不是给了道死题吗?接不开封印的话,那和废纸有什么区别啊。
狗哥随口提了一句,“你解不开,你不会找人解吗?落月不就是阵法大家吗?”
沐阳两手一拍,欣喜道:“对啊!阿月肯定能解开啊,她对法阵的研究出神入化了都,我这就去找她!”
然而,刚走到门口,沐阳的手都放到了门闩上,但是突然又收了回来,扭过头来,紧皱着眉头,“诶?诶?诶?不对!不对不对不对!这不对劲!”
混迹美女工作室 火神
沐阳又回到了位子上坐着,陷入到了深思之中。
狗哥一脸懵逼地问道:“你发什么神经,怎么了?”
沐阳凑到狗哥面前,小声说道:“你看是不是这么回事,大帝在这画上设置了封印,让我研究秘密,如果这就是秘密的话,岂会被我这么简单就发现了?”
狗哥翻了个白眼,没好气地说道:“是你发现的吗?是老子好吧!”
这沐阳,又想贪功!
不过沐阳纠结的可不是这个问题,“行行行,是你,但是我发现封印也是迟早的事情,但是我却没有能力打开封印,要想打开封印,我就必须找人。”
狗哥认真听着沐阳的分析,没有打岔。
“或者还有一个办法,那就是要等我在法阵一道上造诣颇深,不过那都不知道猴年马月了,大帝有这么无聊?所以,他给我这幅画的初衷,很可能就是为了让我找人帮忙!”
听了沐阳这么一通分析,狗哥觉得好像很有道理的样子,就好像大帝故意给沐阳布的局,故意露出法阵让沐阳发现,然后接不开封印,就逼得沐阳不得不找人。
後幻無穹 過家家
重生之格鬥天堂
“但是,大帝为什么要这么做呢?”这才是关键,他堂堂大帝,没必要算计沐阳一个无名小卒啊。
可以肯定的是这画别有用意,可是用意是什么?
沐阳想了好久,突然拍案,吓得狗哥一跳!“狗哥!你想,刚才我们第一反应就是找阿月!会不会他的目的就是要我把这画交给阿月!然后给阿月来解!”
狗哥突然像是想到什么,顿时大惊,“有可能!昨日落月展现出了超凡的实力,晚宴上又故意提及东凰界,可能就是为了创造机会,把这画交到东凰界弟子手中,只要在你们手里,最终必会求助落月,所以他的真实意图,可能是要试探落月的底子!”
一想到这里,沐阳感觉这两天发生的事情好像全都能串起来了,他甚至有些后脊发凉,帝王难道都是这么阴险的吗?或者说,是他和狗哥想多了?
就在这时,门外突然响起了敲门声,吓得沐阳和狗哥一跳,“谁!”
“我。”
“阿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