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h83火熱都市小说 《我真沒想當救世主啊》-第653章 集結推薦-zk2f7

我真沒想當救世主啊
小說推薦我真沒想當救世主啊
2956年5月1日。
绿洲联合舰队与由唐夏傲统帅的爆炸区联合舰队完成集结,组成了一只庞大舰队。
大中型舰船数量达到2.8亿,其中大部分为无人舰船,少部分为有人舰船,另有以其余文明为主的宇统盟舰若干。
联合舰队的总人口高达26.9亿。
汇合后的联军整编为无名集团军第一军。
此时,除核心舰队与第一军之外,人类尚存小分队共9107支,平均人口规模为516.8万,平均大中型舰船数量为1.33万艘。
整个无名舰队的总人口已经攀升至509.8亿。
大中型舰船数量为4.3亿艘。
绿洲联合舰队的人口占比不高,但舰船规模贡献占比却高达65.12%。
桥头堡行动堪称完美收官,只等全部大军汇合,将其他舰队中拥挤着的多达366.9亿名战斗人员送到双功能舰船中,再快速整编成为战斗力。
无名舰队做到的事情还不仅如此,自从绿洲星率先开始收拢反叛奴族有所成效后,其他各个小分队也陆续吸收绿洲星基地的成功经验,对来犯的阻截之敌执行了“能打则打,不敌则逃,战如雷霆,和如春风”的十六字方针。
人类不再无差别的全歼所有敌人,开始有目的有针对性的收拢一切可以拉拢的复眼奴族。
甚至还有大量特工型人员驾驶着小型舰船,利用更好的隐蔽性能与机动性能脱离大部队,根据情报部门的指引直接前往复眼奴族控制的星系,尝试与对方基地直接沟通。
这里与银心腹地已经十分接近,恒星密度越来越高。
如今的银心及周边区域,与上条时间线中陈锋看到的情况截然不同。
在过去的时间线中,绝大部分奴族都十分悲惨的被囚锁在银心附近的狭小空间里,如同被饲养的牲畜般存在着。
但在这条时间线,由于人类提前暴露了极为强大的军事实力,逼迫着复眼者不得不调整策略。
早在数百年前开始,便有大量奴族被从银心释放出来,并在复眼者提供的生物技术支援下,于银心附近以极快的速度繁衍发展。
复眼者掌控银河系无数年,歼灭压迫的低级文明不知凡几,能被其留下火种当做奴隶的,也无一不有特异之处。
能被复眼者选为战斗奴隶的奴族文明则虽形态各异,物种大相径庭,但却都有大体的相似之处,繁殖力较强亦或是可以单人成兵,具备较好的机械化思维,易于控制且有十分主动的劳动意识。
数百年来,这些终于得到“解放”的奴族在银心附近利用更高密度的恒星资源,大量繁衍与扩张物资。
——————
其中创造出来的大部分兵力都持续送往了晨风帝国在猎户臂边缘外的战区,对人类本土实施长期压制。
少部分兵力则是在从猎户臂到银心的道路上巡逻,也就是无名舰队沿途碰到的那些阻力。
在无名舰队被发现并被打散后,复眼者改变了策略,开始将更多兵力沿途布置,试图拦截。
在绿洲星桥头堡出现后,更是有大量的奴族舰队前往剿灭,可惜一事无成,反倒送了不少人头,白给了诸多可回收资源,给绿洲舰队越打越强。
但同时,被“解放”的奴族在各自星系中的蓬勃发展却也一刻未停,也学了人类的恒星快速开发技术,只不过用的是复眼者提供的纯生物手段,蝗虫般扫荡着一个又一个恒星,并将其转化为生产资源和舰队,源源不断的给各条战线各个战区提供兵力增补。
綠魔行星 石年
无名舰队现在要做的,就是根据经验找到最容易拉拢分化,最容易对其进行思想解放的奴族,直入对方老巢,策反整个星系。
这当然是兵行险着。
无数特工或牺牲在行进途中,又或是策反失败而惨遭杀戮。
但哪怕失败一万次也没事,只要成功一次,一切牺牲都值得。
随着叛变至人类阵营的奴族越来越多,这些曾惨遭奴役的异族对人类提出的共赢多元宇宙认识越深,以夷制夷的策略执行得越来越轻松。
所谓共赢多元的定义,指的是人类文明尊重异族在多年发展中形成的各自不同的文化,不干涉异族的政务管理,也不强迫异族是否完全服从于人类,是否参与战争,是否在贸易与科技上进行合作。
谁把谁当真 水千丞
只要你不站到复眼者那边,派遣军队与人类打仗就行。哪怕你什么也不想搀和,只偏居一隅,不与人类发生任何交集都没问题。
但如果你也认可人类的看法,认为一日不将复眼者赶出银河系,便一日见不到真正的光明,肯加入多元宇宙的萌芽,也就是多元银河系这个大家庭之中,人类表示欢迎,正如无数年前的迷族统治银河系时所做的那样。
在这样的体系中,人类的确在银河系内部可以永恒的立于不败之地,但同时也必将会给那些被复眼者与其他四级文明奴役的悲惨文明带来真正的福祉。
人类向其他文明郑重承诺,将努力带领着每一个不同的文明攀升到其自身能抵达的极限。
这项计划的前提条件,是人类既要有强大的实力,能维持广泛宇宙范围内的稳定发展,并且还要求人类中的个体有足够的自律与完整的宇宙责任感,在与异族打交道时能保持诚信与同理心,才能避免因人类个体的私欲而导致的中小范围压迫。
人类会先完成内部治理与整合,不允许人类个体以天龙人的身份自居,严禁为了个人或小集体的利益,背着大集体极端压迫低阶文明。
在未来的宇宙中,人类不会完全奴役任何文明,必须保持科技结构与意识的多元化,让多元宇宙在绝对正义的领袖带领下,以良性竞争关系共同创造宇宙财富,才有可能打破宇宙世代的囚笼。
并且人类还要有足够强大的潜力,以保证在公平的体系下,不依靠压迫与奴役便让其他任何物种任何文明的极限无法超越人类,进而引发权力更迭造成战乱。
以前,这是天方夜谭。
但如今在命运公约的统一制约下,这般类似于乌托邦的美好未来已经具有了坚固的思想根基。
至于文明极限与被超越的风险?地球人仅仅用了不到一千年,便成为科技深度当之无愧的四级文明的宇宙新势力,说明人类的能力同样值得信赖。
或者说,即便某些文明在某一领域内具有得天独厚的优势,可以超越地球人,那也没事。在地球人堪称无敌的写轮眼学习能力之下,这些特殊资源也终将变成地球人的财富。
学习别人,并没有什么见不得人的。
如今人类的科技体系中,便有很多来自复眼者与其他物种的东西。
早在千年之前,当陈锋为地球人规划科技路线时,便已经将大量属于别人的东西深度的融入到了地球人自身的科技发展路径中。
人类会愿意在银河系内总资源有限的状况下,让出足够的空间给其他文明生存与发展,图的本来就是与其他文明进行思想火花的碰撞,保持科技结构的多元化。
其他文明也不必担心看家本领被人类学走后便失去利用价值,因为人类的“贪婪”本性会主动自我约束,并期待着更多看家本领。
在如今人类的宇宙认知中,星系资源的分配权并非单纯的零和博弈,科技的价值大于资源的价值。
宇宙是如此庞大,还有无数未解之谜等待人类与其他文明去携手发掘。
終極天尊 涅雨後
哪怕只是一项小小的科技进步,带来的可能会是从未有人想象到的庞大能源供应。
比如在不同恒星系之间的宇宙空洞中,是否又存在着更多“看不见”的能源与物资等待着被发掘?
又比如,部分人类科学家此时已经开始尝试着利用对实能、虚能和中位值形成的干扰将联系三重空间的链接打断。
在链接被打断的瞬间,三重空间将会在宇宙基本力的影响下互相碰撞并重新组合,这过程中会释放出大量能源。
如何让释放出的能源大于制造干扰时消耗的能源,便是目前的主要课题。
其实这就是将碎灭弹的原理转为更完美的小型化,可控化,以使其从杀伤性武器转化为能被利用的能源供应。
该技术一旦成功,意味着每一寸空间都可以用来供能,银河系内的能源储量至少翻倍,银河系外空无一物的宇宙空间,也会变成无所不在的矿场。
这当然很难,目前这项科技还远远看不到成功的希望,但理论框架已经形成,剩下的只是年深月久的不断攻关、
行道大千
人类也在拉入更多具有特异能力的异族进入该研究项目,尝试用整个银河系的科技潜力来专攻这一点。
这一切,都在缓缓展开着无限美好的未来蓝图。
因此无论是利益角度还是思想形态上,地球人向奴族文明勾勒的多元宇宙已经具备了完整的成立条件。
人类的拉拢不是空口白话,而是提出了一整套足以令人信服的解决方案,从思想打造到新的社会体制一应俱全。
人类也将自身收集到的更多银河系的真正历史阐述给这些被蒙蔽的异族。
事实上,很多异族在被奴役多年后,无数史料被抹除,思想和文明的传承被篡改,压根就不知道自己曾经是一个自由的种族,还误以为复眼者才是自己的造物主,这也是复眼者能轻易在各个异族的思想深处刻入枷锁的原因。
寵愛百分百:王子的億萬灰姑娘 愛吃肉的兔子
但现在,人类正以极快的速度帮助这些被奴役者重新找回各自的历史,更主动的打破枷锁,得到真正的解放。
目前无名舰队已在银心附近陆续解放了近千个奴族星系。
这些星系中共有七百余个不同的物种。
其中少部分已经整编开拨,准备加入人类舰队,大部分星系则是原地待命,继续潜伏着,一边积攒实力等待起义的时机,一边与其他奴族星系暗中联络,尝试进一步策反出更多的起义星系。
为了完美执行各自的潜伏任务,这些星系在人类军政顾问的帮助下依然派遣着兵力进入复眼舰队,加入对人类的“围剿”。
然而,义军之舰与人类建立了新的点对点绝密量子通讯,一直在向人类通报行踪。
有内应的通风报信,小分队受损的状况大为好转,并且时不时的还能利用信息差快速集结兵力,打对方的伏击。
剑国大业
在交战时,人类的火力打击强度表面看起来是雨露均沾,义军之舰也一样会开火还击,但两边只是互相配合着演一出好戏,看似打得不可开交,舰船支离破碎,但实则伤亡极少。
不过那些无法沟通的工具人型奴族与复眼指挥官远程监控的嫡系部队就没这么好命了,动辄全灭,绝不留情。
当时间走到2960年,第一军终于抵达云顶星域,并在YD3号恒星的引力辐射范围附近布防。
YD3恒星是一颗刚刚跌落主序星期,进入红巨星时期的超重质量恒星,也是云顶星域中最大的恒星。
第一军并未傻乎乎的团聚在一起,而是按照不同的板块分散开来,将这里变成了一个庞大且足够灵活机动的星际枢纽。
驻扎在云顶星域其他星区的各个舰队开始高频率的往返来去,从第一军领取储备物资、战舰、功能舰。
无名舰队正在这星区内快速完成兵力整合,准备着下一场决定胜负的大战。
2960年中,在核心舰队抵达时,整合工作的强度达到巅峰。
就在外界工作开展得如火如荼时,年仅15岁的少年郑墨的命运却陡然发生了剧变。
之前,安德烈与周东来为郑墨制定了完整的培养规划,力图将他在智慧机师领域内的天赋完全开发出来,把他打造为文明史上最强的军团级“单体”战士。
起初时,郑墨也幸不辱命。
余生幸得壹人心 愛吃茄子的小灰灰
在他五岁那年,他终于离开了长辈们给他构建的象牙塔,通过心理测试,以一名资深机师的身份出现在正式的训练编制中,他也知道了自己两年前玩的“游戏”如此重要。
刚告知他真相时,郑母与安德烈还担心他会骄傲自满,不曾想年仅五岁的郑墨闻言只摆摆手,老气横秋地说道:“嗨,搞得神神秘秘,还以为什么大事呢。这点区区小小成就何足挂齿。咱老郑家的追求可大着呢。等哪天我能像先哲那样,用一己之力左右整个战役,来个力挽狂澜于即倒了,你们再夸我不迟。”
不过,理想是美好的,现实是残酷的,此后又经过多年训练,再多多少少地参与了数十次真实战斗,作为首位顶峰级智慧机师,郑墨的能力提升却渐渐放缓,并在2959年初彻底停止。
其他人开导他,告诉他这已经够了。
但郑墨却并未满足。也不知道他想了什么法子,从哪里搭的线,他成功把自己送到了童玲总教官的面前,当场拜师,想从智慧机师转型为战士。
令人万万没想到的是,本来早已不直接收徒的童玲总教官,竟一口答应下来。
这可把众人吓了一大跳,费尽全力阻止,最终却因为童玲与郑墨二人的坚持而只能默许。